第一百一十七章:薛燮(6100)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意识交流,它的全称是叫做意识空间联系。

简称与全称看似差别不大,然而实际却特别容易误会。

意识交流的方式方法有很多,从术式仪式乃至其它,以及个人自身的灵魂能力,以及某种天赋,都可以达到这个概念。

但意识空间联系,却远比普通的意识交流要更高端。

首先,组建这个空间联系的本尊,需要有着不俗的灵魂力量,并且要掌握特别的方法才可以做到。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接着,意识空间联系的功能,包括但不限于,众人无缝衔接的各自发言,也可以选择单独拉一个点对点,或者点对众的频道,且这个交流过程,空间联系的发起者是无法偷听的。

换而言之,属于真正的第三方加密。

最后,在这个没有具体形象的交流中,只要所有人的脑袋瓜子都能跟得上,彼此只需几分钟的时间,便能把一天想说的话,想开的会全部解决。

只看众人的核心处理器能否跟得上,以及发起者能否扛得住。

显然,在座四人都完全达到这个条件。

因此不到半分钟的时间——

除艾尔莎外,各自的震惊与奇怪见闻增加了.jpg

首先是卢衍,当他通过艾尔莎一股脑将目前情况,与南命师和自身的推断与猜测说出来后,他好悬眼珠子没瞪出来。

老星主居然在所长身体里面,哦不对,是神念寄宿...

然后目前在跟南命师开片?

南命师的天命移交给了艾尔莎不说,他居然还有一个“隐藏”的天命‘破军’?

这些也就罢了,他卢衍对南命师不熟悉。

双天命像不要钱的连续出现,他一时间反而麻木了,但问题是...

结合一路以来的信息归拢——

已经说明这个可能有外神降临的事件中,罪魁祸首竟是某些顶梁柱们?

而这场计划,至少暗中运作数年,甚至十年以上。

为了成功,这些人做了数不尽的套娃,叠加了无数的罪恶来掩盖核心的深渊。

甚至其中,还有连卢衍都不敢想象的利益交换,方能促成。

以至于现在花城除了现在这批人,不会再有外人介入。

综合艾尔莎的所见所闻,卢衍现在只有一个感觉——

我感觉这观星台吃枣药丸.jpg

清依素这边也震惊,但她思考却是别的问题。

华域四大命师自古便有,但领受‘窥命’之称是在‘大洞事件’之后。

而如果列数历代命师们的履历便能发现——

大部分任职前是出自衍策府,小部分是观星台,极少是其它部门。

这里面的原因有方方面面,但简单概括可以理解为专业对口。

因此,衍策府的人对‘命师’们各类八卦秘闻是最了解的。

故而,当得知南命师与老星主林鸿才对垒时放弃窥命,也等同放弃命师的职能时,清依素是有些许惊恐的。

为什么?

原因便在于命师操弄命运的能力上。

命师们没有攻击能力这是共识。

但是,命师有的是方法让敌人受到攻击,这也是共识。

当一名命师放弃自身所依仗的能力之后,那么就说明了一件事情——

目前的局势,已无命运操弄的空间。

“戏命者真的有这么强么?”清依素内心如是想。

艾尔莎通过意识交流中,自然告予众人戏命者天命的出现。

这时,卢衍也想到了这点。

他在四人交流的“大群”中询问妻子,天命破军是个什么玩意?

旋即清依素传输了一段信息,给三人介绍了一段信息。

对此左道自然求之不得,他正想了解下这位同行的来历——

说起这个南命师,也算是命师界里面的奇葩。

他在接过命师一职,领受窥命前,自身没有一个能力是与命运类有关的。

而他出自于华域六御府中,最是暴力机构组织的天朗阁。

向上追朔,已经近二百年没有一位天朗阁的成员,成为命师了。

南命师在还不是命师之前,他是天朗阁的副阁主。

现任天朗阁主的师弟,而彼时的天朗阁阁主,也是副阁主之一。

后来他成为南命师,大量业务方面与衍策府往来。

以及这位南命师没有丝毫架子的缘故,像清依素这类人,也大致知晓曾经的南命师有多勐,源于他的打屁聊天中。

曾经的南命师,天朗阁副阁主姓薛名燮(xie)。

他的成名一战是‘大洞事件’中诞生的。

彼时外域一些不怀好意,甚至早有图谋的人带队前来,他孤身一人带着破军天命去御敌。

而他的对手,是仅隔了一个边境之地的“邻居”:哈来曼域。

他们带队的是一名殿主,四位副殿主的阵容。

如果做一个对照——约等于六御府其中一位一把手,四位二把手的顶尖团队,而这些人,全部由薛燮一人独自面对。

其结果——

外域殿主,三位副殿主战死,剩下一位重伤逃跑。

这一战,危难领受天命的薛燮,成就了自身与其天命的威名。

在这之前,他一直是位默默无闻的副阁主。

被许多部门的人所诟病,认为他是一个混资历,走关系的副阁主。

不过这并非无中生有的暗中挤兑。

盖因他同期的副阁主们各个都是历战之身。

其中师兄更是当时板上钉钉的下一任天朗阁主第一序列继承人。

而彼时的阁主还是他们的师父。

但在这之后,这些风言风语全部消失。

不过薛燮却没有继续大放异彩,他老样子的低调行事。

用当时南命师与衍策府后辈们打屁聊天时的自我评价——

当年他的宗旨就是:除了手下的人,谁也别想找到我,休想让我加班!

如此,一直到华域开始选定新一任的四命师。

由于彼时的华域,在『布命于众』与『人人如龙』的干涉下,许多传承多年的职位不再是六御府商定加上个人竞争,更需要考虑天命的因素。

比如说,在承接了命师一职后,该人是否会被天命认可,被给予窥命者的称号。

如果没有,那就需要重新再议。

因此那年的四命师选定,堪称一波三折,跌宕起伏。

而其中,最具有登上本世纪爽文的前三的剧情,便从南命师一职中开始。

那一天——

薛燮以拳打南部敬老院,脚踢各城小天才的流氓姿态。

凭着破军,甩着拳头,把所有竞争者全部绑到天朗阁的雅座里。

之后他跑到南部州,对着天空喊了一句:

“赶紧点,老子要当命师!”

旋即,天命下降——

南部领受窥命的行者,就这么滑稽的诞生了。

薛燮就像一个先上车后补票的人,凭借新的规矩得到了奖杯。

最后才被宣布为冠军人选。

掀起如此波澜的薛燮,新任四大命师之一的南命师——

在这之后又进入了潜伏期,没人知道他在干什么,他也神出鬼没。

今天跑到衍策府打屁聊天。

明天去找自己的好师兄吃个饭。

后天跑去边境之地晃一圈,众人等了半天,却一切无事发生。

大后天人又不知道钻去哪里鬼鬼祟祟。

但就是这个浑身上下充满咸鱼气味的老人,在他接过命师之位后,南部州明明没什么方向变化的情况下——

这些年来居然稳中向好,属实让人挠头不解。

对于这种没头没脑,不好确定的事情,当然一切功劳都归于命师扶持啦!

虽然众人也不确定是不是他干的。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今天褪去了窥命,重拾破军,开始干架了。

听着清依素讲解着昔年八卦,卢衍吃饱了瓜,心里有波澜,但不多。

艾尔莎则颇为认真的听着,很明显这些故事她也不知道。

至于那只可可爱爱没有大脑的纸灵,自然读不出什么神情波动。

——波兰不惊.jpg

而左道也把自己这边的情况大致讲述,阐明自己深陷在事象节点。

以及把一些“秘闻”似无意实有意的通过意识交流说了出来,比如说灵气,修士,武者,古时候的天朗阁,与其它各类问题和不解。

对此的清依素也反应迅速。

『有出现事象节点中的幻影之人有言语消失,物体特征模湖的情况,这种很正常,这代表着小左你们对事象节点的探索度不够。

『什么是探索度呢,比如你们在里面与他们的沟通,互动,以及你们进去那里后,脑海中突兀出来的信息,这些都是影响因素。

『按照你们提示的任务来说,随着时间越往后,事象分支的事件矛盾也会愈突显,这是一种安排,即便你们躲在深山老林里面,也会碰上其它的事情。

『而小左你的言语掩盖与特征模湖这种,我估计与你的第二条任务有关。

『当你正式步入第二条任务,之前这类问题大概率再次问的话,都能听清。』

『以我个人经验来说,第二条任务并非离开的强制性选项,所以你们只需要坚持到夜幕降临就可以离开,其次我个人不推荐小左你们参与第二条的事件。

『你们的事象分支,从里面的一些关键点来说,很可能是‘地母时代’后期的阶段,那一段历史我了解也不多,在衍策府的档桉中也非常少,虽然很珍贵,但安全是第一位,你们毕竟不是专业的历史学者与考古学者,这对你们太勉强了。

『至于修士与灵气的问题,属于保密权限非常高,虽然小左你目前是综事局副组长也仍然不行,至少得再往上三正职才行。』

另外一边,事象分节点内。

左道估算了下,三正职差不多得到综事局的局长,才有正式了解权限,对于其它的关键信息,以及一个叫做‘地母时代’的内容他暗自记下,待来日有机再行探究。

对于他现在所处的时代,左道说实话是很感兴趣的,可惜的是现在的他在直接对抗的能力并不强,而身前昏迷的程泊淼也因为灵气的问题,始终克制自身能力的展露,让左道没能得窥这个世界修士体系的能力全貌。

四人互通有无的交流间,左道把话题拽向正题:

『我的术式·裁纸可以远距离控制,平常出任务时我习惯留一些在别处,以便突发事件时提醒他人。

『这次被卷入事象节点,我的纸人始终无法内外联系,现在能联系上想必是有艾尔莎女士的帮忙,不知这时您联系我是有什么事情?』

左道给自己上了一层马甲做了个解释的说道。

意识空间的艾尔莎则传递了一段信息给左道:

『左道先生,是‘窥命’指引我过来的。

『很遗憾,我并不熟悉这份天命,但我认为必有其中原因。

『‘窥命’给我的感觉,您需要抓紧离开事象节点,我才能知道具体应该如何做。』

她的话有些谜语,但左道基本能听懂。

简而言之,艾尔莎并不擅长使用命运类的能力,故而只能极为模湖的进行“推衍”观测。

『我这边会尽快出来,事象节点中的天色已经不晚。』左道说。

『嗯,好的,我接下来会去另外一个地方,等你出来后我应该能察觉到你,或者你方便的话,你的这个...』艾尔莎如是说着有些许停顿。

艾尔莎看着空中的小纸人一时不知道如何描述,最后她说:

『你的这个纸人,便跟在我身边吧?』

事象节点内的左道拍了拍自己脑门,暗道失算。

纸灵对他来说很是珍贵的,这位少女要去的地方一看便很危险,一不小心自己纸灵噶了,左道还真没地方哭去。

而小纸人由于左道在事象节点的缘故,通过纸灵再中转操控小纸人是非常不方便的,

但好不容易跟上了现实中的大瓜,不去吃的话,左道又有点遗憾。

似乎是看出纸人的沉默,艾尔莎眸子间的窥命光芒一闪后说道:

『我看见它对您来说很珍贵,我会尽最大能力保护它的安全。』

艾尔莎的话却让左道心有所动。

“这位少女现在约等于半个命师,她说的话很多都是基于命运中的观察得来的。

“换言之,她说的珍贵,肯定不是纸人本身用料问题,而是其它方面。

“这么来说,恐怕昔日我研习这法门时,书上所写‘纸灵为其术之本根,不可轻废,屡则术毁。’这一段并非虚假。”

一边思考,左道那边也通过纸灵做出了回应:

『好,那你带着它过去,等我出来后联系你。』

艾尔莎于意识空间交流中嗯了一声。

就在这时,多种一动传来,让这场交流不得已暂时告一段落。

首先是一阵惊天巨响从远方响起——

旋即窗户像是遭受了某种冲撞出现裂纹。

紧接着是如地震一般,房屋开始摇晃。

最后,杂吵的人声开始沸腾,透过左道房屋外的阳台便可以发现,天空中开始出现如极光般的色彩。

接二连三的异常,让花城于此刻陷入了混乱。

同时,艾尔莎等人发现左道的小纸人像是失去支撑一般,开始往下掉落,她眼疾手快的轻手捞住,同时也发现左道从意识空间中失去了联络。

见状,清依素蹙眉开口:

“应该是外面的力量,打断了小左本就不稳定的联系。”

艾尔莎没有说话,但眼中眸子的窥命之文加大了力道,想重新联系上。

下一瞬间,趟在艾尔莎手里的纸灵,他们眼中的纸人颤动一下。

左道重连——

『我与外界的联系更加苦难,接下来没法与诸位沟通,我会尽快出来。』

艾尔莎迅速回道:

『请放心,左道先生,我会看好它的。』

得到答复的纸灵失去了光芒,原本支棱起来的小脑袋又躺回了手里。

见状,艾尔莎结束了意识空间,她望向夫妻二人说道:

“接下来我需要去别的地方先,卢衍先生,清依素女士,请你们先待在这栋楼内。”

说完,艾尔莎把纸灵小心地放进自己口袋里,身化一道蓝光旋即离去。

从始至终,卢衍与清依素都没有问——左道具体能做什么。

这并非是对左道的信任,而是对窥命者的信任。

他们说某某有用,那就一定会有用。

被滞留在左道加上的夫妇二人此刻更多的是有点尴尬,家主人不见,突然上访的人也走了,而他们得在这里“耐心”的等待事情发展,一时间让他们感觉很不习惯。

“卢,问问你同事到哪里,我去看下孩子。”清依素想了下说。

卢衍听闻点点头,他掏出手机:“那我们先回去,我立即联络。”

他们俩人没在左道家多做停留,或者四处探探。

只是在离开的时候,他们似有意似无意的并没把门完全阖上,而是虚掩。

......

观测中心。

在大楼远处的楼顶天台,地板忽然涌出许多银色液体,旋即耸立聚拢出人型,银色液体这时开始逐渐像是褪色,又像是向内敛的方式,变成一位年约三十前后的男子,来人正是金崇敬。

他右眼空空荡荡,这是他的仪式·万解在短时间内二次激发的负面代价;规定时间内一次激发,会暂时性的失去双目,但等复原后一切会回归,只需要承担视力减弱的特点,因此他常年佩戴一幅眼睛。

然而当短时间内二次激发仪式,他的代价便会是失去一只眼睛。

但这种伤害却没有让他有其它的想法。

盖因,此刻他的心神都被远处的大楼所牵扯。

“怎么...会变成这样?”

金崇敬怔然看着化作肉团的大楼,不敢置信。

而远方这时,有一道蓝色流星,向此飞来。

......

进丽山,事象节点。

左道反复尝试后,确认再也无法与外边重新联系。

“在我与外界联系断开前,外边隐约发出了多种动静,结合那位叫艾尔莎的人所给的信息,目测已经到最后阶段了——

“我的纸灵应该在那位艾尔莎的手上,希望这位美女不要对我的纸灵有太多好奇心。

“不过即便被探查也问题不大,诡术·裁纸的神妙并不是在物体本身,而是被神念操作,如果他们想解析其中的奥妙,那么最少需要截留下我的神念,让纸灵保持一定程度的运转。

“而现在正好我的神念被完全屏蔽了,纸灵本尊被对方纵然解析,也只会感觉是个加工路线极度稀奇的产物,并不能发现什么。”

如此思索,左道看了眼天色,又观察了下三人组另外二人的状态:

“得抓紧离开此处,去看看外边情况。

“按照清依素的内容,那我们这边的难度便降低了许多。

“古井里面还是太危险了,可以考虑适当放弃。”

寻思间,左道身影一动,瞅准一个地方飞奔而去——

另外一边。

仍然被追杀着的严方此刻已经汗流侠背。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古人们,体力是真的好。

追逐如此久的军卒们速度仍然不见迟缓。

反而是严方这位组长级的人物开始感觉到些许疲惫。

就在这时,天空中观察军卒情况的小纸人一个俯冲,来到了严方旁边。

“山神,我已经准备好了,按照计划你去往那个地方,我们打一手配合。”

闻言,严方神情一振,奔跑间他沉重的嗯了一声。

紧接着,身影一转,向着另外一个方向奔去。

......

李家祠堂。

胖子在距离偏门不远处的一个拐角蹲伏着。

“木头啊,你那些大宝贝啥时候来啊!

“那帮孙子看着快要开门了啊!”

胖子小声逼逼。

“快了快了,在路上了,别急,还没有,我纸人看着呢。”

胖子肩上,一只小纸人回了句。

他们口中的大宝贝,指的自然是程泊淼储物玉佩中的灵性材料们,这对胖子来说是个绝对的利器。

不仅如此,此前信玄信荒与山间商队会面时的那批货物,在军卒们伏杀完后,并没有收拾战利品,而是马不停蹄的赶往祠堂。

因此,那批货物中的灵性材料,也被小纸人们以蚂蚁搬家的方式拿走。

其目的,便是支援胖子。

原本的胖子在知道祠堂当有大乱等一些事宜后,他便准备摸到大长老这支的嫡系那,干死这边的人,俘虏他的孙子来要挟。

尽可能避免祠堂的不攻自破。

给他自己能再争取一点时间。

本来胖子都准备冒着没有灵性材料下,以直接承受代价的方式来行动了,但旋即得到左道传递来的好消息,因此决定容后再做。

前提是,大长老这边的人没有开始里应外合。

如果左道这边的物资支援没能赶上,那么胖子也会强行行动。

焦急的等待着,胖子此刻听到一个好消息。

“准备接活儿。”

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 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从大学讲师到首席院士 万相之王 修罗武神 陆地键仙 星汉灿烂 从木叶开始逃亡 从长津湖开始 人族镇守使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我有一剑
相关推荐:散打帝妃:庶女要称霸狐妃很忙:圣上打个仗?摄政王,小狐妃被你撩上瘾了妖孽太子强逆天农家小辣妻:夫君,宠我上天残王御宠:特工医妃邪王欺上瘾:御宠枭妃异闻:从试睡凶宅开始盛婚老婆独一无二大道苍茫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