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过往的恩怨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被爱丽儿这么一说,亚瑟却是一时语塞,但纠结了半天之后,他还是鼓着腮帮子,不服气地说道:“反正……反正我肯定能够保护好她们!阿姨,老太婆!你就不能答应我吗?”

旁边的可可瞪大眼睛;“臭小子你说什么?!”

亚瑟显然是急了:“不让我去保护美莉媞的就都是老太婆!”

砰——

克劳德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对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拳。随后,他拖着昏昏沉沉的亚瑟,再三向爱丽儿致歉,这才转身离开,隐没于人丛之中。

可可双手叉腰:“这个臭小子,我看酥塔真的是把他给宠坏了。会长姐姐,我看你也不用顾念他的提议了,艾莉丝和美莉媞终究是皇家的一份子,她们不会有事情的。”

爱丽儿笑了笑,随后捏了捏下巴,思索片刻之后,说道:“要不,下次把酥塔和巴斯都叫来,问问他们的想法和意见。蓝湾帝国给我们下的绊子也够多了,现在和魔王军的战斗已经呈现出一定程度的收尾状态,派一支部队去看好蓝湾帝国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听到爱丽儿这么一说,可可一脸的错愕,但也是有些无奈。

倒是屋顶的忌廉在思索片刻之后,对旁边的手下说道:“找个时间,去把那两个小子带过来。他们需要学习大量的有关潜入和情报方面的工作。”

手下一愣:“啊?那两个孩子?克劳德这孩子也就罢了,我知道他,是勇者候补吧,战斗力很强,人也聪明,很细致。但那个叫亚瑟的真的行吗?”

忌廉哼了一声:“他肯定行的。只要他真的有这份心的话,他一定会拼命的。”‏​​‎​‏‎‏‏‎‎​‏‏‎‎

这边,忌廉已经开始准备。但对于那边还在逛街的爱丽儿来说,这场休息依然还没有结束。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似乎在逛街休息的时候依然还是在考虑工作上的事情啊……

这让爱丽儿不由得伸手捂住自己的脑袋,稍稍摇了摇头:“休息休息,今天出来是休息的,不要去想工作的事情,就这个下午,还是先想想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或者想想漂亮衣服,梳妆打扮,有什么粉饼口红之类的东西比较好吧……”

一旁的可可一脸的无语:“会长姐姐,你刚刚还说不要漂亮衣服的。”

爱丽儿一惊,连忙敷衍地笑道:“啊?是吗?哈哈,没什么啦,没关系的!我想错了,就只是一个比喻,一个小小的比喻罢了!嗯……让我想想,前面好像还有一个小小的糕饼店,我们再去那里看看吧!怎么样?”

说着,爱丽儿加速向着前方走去,可还没走几步呢,后面的可可却是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十分不满意的模样跟上说道:“姐,我不是不同意你来工作。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太勉强自己嘛。而且,你之所以选择来这个集市逛街,真正的原因……应该还是那个吧?”

随着可可的话音落下,爱丽儿的脚步也是随之停了下来。

在两人的视线前方,在这个集市的一个小小角落里,这个几乎平时不会有什么人经过的地方,现在地上却是摆着一张破旧的草席,草席上面摆放着几个明显手工编织出来的旧竹篓。

看看竹篓和草席上面的积雪,想来自从这场雪下了之后,这家店铺就没有过任何一单生意吧。

爱丽儿没有去回应后面可可的话语,而是默默地走到了那个店铺之前。

她蹲下来,装作挑挑拣拣一般地看着这些竹篓。而在这草席后方则是蹲着一个老妇人,这个老妇人看到有人前来光顾她的摊位之后似乎一下子显得有些高兴,但又或者是因为一直都没有怎么动弹,身子冻得僵硬,甚至都没有能够出声说点什么。

“这竹篓怎么卖啊?”

爱丽儿拿起一个竹篓,一边看一边询问,视线始终都没有和那位摆摊的老妇人对上。

老妇人的脸上闪过一抹激动,在挣扎了片刻之后,她的身体终于稍稍动弹起来,在抖落肩膀上的积雪之后,她带着沙哑的声音说道:“一个……五元……小姐……”

她似乎还想再多说些什么,可由于身体实在是太过僵硬,嘴里的话也说的不清不楚。

可可看着这个老妇人的脸,看着她的眼神。

在那双呆滞而浑浊的眼睛里面,明显有着些许的期待。

这个老妇人应该很希望眼前这个少女能够买一个竹篓吧?

在这大冬天的日子里,或许仅仅只是这么一个竹篓,就足以支撑起这位老妇人半天的受冻。让她不至于在这里继续胡思乱想。

可是,可可却并不怎么喜欢这个老妇人。所以她可没有什么好脸色,也希望自己的会长姐姐也不要做出什么特别亲昵的举动。

“五元一个啊?感觉有些贵啊。那边的竹篓编的更加紧致,也更加漂亮,也就三元一个而已。可你这个怎么五元一个?”

可可刚刚想过爱丽儿可能会给这个老妇人一些好脸色,说些安慰的话啦,然后沟通一下啦,给点钱啦什么的。

但没有想到,这位会长竟然还是和刚才的首饰一样,直接讨价还价起来?!

其他地方的竹篓便宜那是应该的,因为那些地方的竹篓很多都是机器编织的,最后的人工最多再加工一下罢了,价格当然便宜!可是看看这个老妇人,看她手上的伤口应该就可以明白,她为了编织这些竹篓手上受了不少的伤,在这个时候还特地去讨价还价?

…………该不会,是报复吧?

可可心中这么想着,片刻之后,突然感觉今天似乎有场好戏可看了。

哼,让你这个女人随随便便给人鱼之歌的会长惹麻烦,现在看我们会长怎么教训你!

这一边,对于眼前这位头上戴着兜帽的少女客户的讨价还价行为,老妇人连忙想要说两句。她想要告诉这位客人,这竹篓上面的花纹是她自己创造的,想要告诉她那些机器编制的流水线下来的竹篓压根就没有任何的美感。而自己手工编制的竹篓才是千百年来人类一直传承下来的编制方式,这样的竹篓才更加经久耐用。

只是,大概是真的冻得太长时间了,她现在说话都显得十分的吃力,张开嘴巴吸一口气,就有几片雪花随之飘了进去,让她忍不住闭上嘴,弯下腰咳嗽起来。

爱丽儿放下竹篓,从怀中取出一个水壶,向着这位老妇人递了过去:“里面是热水,喝点吧。”

老妇人捂着肺部,一边咳嗽,一点向着爱丽儿点头,眼神中流露出感激的神情。她颤颤巍巍地伸出手,似乎是想要接住这个水壶。可在试了几次之后,她终究还是因为一直咳嗽而拿不了水壶。<‏​​‎​‏‎‏‏‎‎​‏‏‎‎p>见此,爱丽儿干脆跨过这个竹篓摊,打开水壶,上前一把搂住这个老妇人的脖子,一边服侍她喝下这个水壶里面的热水。

看到爱丽儿突然和这个老妇人之间靠的那么近,可可有些紧张起来。毕竟在这个老妇人的座椅旁边明晃晃地摆着一些用来编织竹篓的工具,其中还有一把看起来略微生锈的小刀。

对于这样的场景,四周负责暗中保护爱丽儿的特工们此时也是汗毛倒竖,不止一枚袖箭现在全都瞄准了这个老妇人的心脏,只要她有任何一点点的奇怪动作,估计下一秒她都会心脏开花!

忌廉也是在掌心中捏了一把汗:“海豚啊海豚,你靠她那么近干嘛?!”

旁边的手下也是举着手中的袖箭,一边忐忑,一边安慰自己的老大:“应该……应该没事吧?这个女人应该没有认出海豚吧?应该吧……”

服侍好老妇人喝完这些热水,她的身子终于慢慢暖和了起来。她低下头,看着这个被自己喝过水的水壶,不由得有些歉意,说道:“小姑娘……不好意思,我弄脏了你的水壶。像你这样的大小姐……不应该和我这样的老婆子待在一起……”

爱丽儿笑了笑,将水壶收拢回来,随后仰起脖子也是喝了一口。

“啊!不……”

老妇人惊了一下,刚刚想要伸手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

爱丽儿放下水壶,这才将水壶的盖子拧上,在老妇人的面前晃了晃,笑道:“什么弄脏不弄脏的,我们都是人,我喝过的水壶给你喝你都不嫌弃,你喝过的水壶我怎么可能会嫌弃呢?”

此情此景,围观的忌廉却是已经快要疯了,他现在捏着拳头就想要跳下去,幸亏旁边的手下急忙拦住了他:“老大!老大冷静啊老大!海豚她不是那个意思,海豚百毒不侵的,她不会中毒的老大,别这样老大!”

忌廉几乎快把自己的牙齿给咬碎了,指着那边的爱丽儿轻声喝骂道:“百毒不侵了不起啊!那个老太婆万一有肺病传染给她呢?!这么冷的天万一她冻出肺结核了呢?!她到底懂不懂自己的身份之尊贵啊!我们这些在这里保护她最后是保护了个寂寞吗?!百毒不侵也是百病不侵吗?!”

老妇人听到这些话之后,心中不由得一惊。过了片刻之后,她的眼角中却是不由得落下泪水。

在这初雪的天气里,她默默地抬起手,擦去眼角的泪光,随后带着些许感激的笑容望着眼前的这位少女, 说道:“谢谢……谢谢你,小姑娘……老婆子我……感觉舒服多了,浑身上下都舒服多了……对了!老婆自我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送给你……这个竹篓,你愿意收下吗?这是我唯一的东西了,请你一定要收下……”

爱丽儿笑笑,也不推辞,只是接过这个竹篓,交给身后一脸嫌弃却不得不赔笑的可可。

只不过这个时候爱丽儿却依然没有离开,她端详着眼前这个老妇人,说道:“老板娘,你这个年纪还出来摆摊可不寻常啊。就算是摆摊赚个零花钱,也不应该在这么冷的天气里面出来。你孩子呢?他们也不照顾你啊。”

后面提着竹篓的可可一愣,随后立刻警觉,在她的身后也是默默地立起一名骷髅士兵的轮廓,只要出现异常状况,就立刻展开攻击。

只是,眼前这名老妇人的脸上却是闪过一抹落寞。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我儿子……我儿子已经死了……他是……他是……他是战死……不,他死的,不怎么光彩……所以……”

爱丽儿的眉毛一扬:“原来如此,不好意思,触碰你的伤心事了。如果是不那么光彩的话,那想必他也是遭遇到了某种不公了吧。”

这位老妇人微微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说道:“没有……我儿子并没有遭遇到什么不公。他的死……的确不怎么光彩,但他的下场……很公平,真的真的……很公平……”

爱丽儿:“怎么说?”

老妇人摸了摸自己的鼻梁,低着头,看着面前的这些竹篓,缓缓说道:“小姑娘,你是外地来旅游的吧?不知道这里的事情……我本来以为他的遭遇很不公平,他不应该承担这样的下场。但是,当我看了年初的那场审判……之后我就知道,我的儿子……的确已经非常公平了。”

“有罪的人,就应该受到惩罚……即便是人鱼之歌公会的成员,那个将军,他虽然逃过了死刑……但终究还是被囚禁在了大牢里。他的整个青春和壮年岁月都将在牢笼中渡过……他曾经是一个多么伟大的大人物啊!四周的一切……这一切几乎都是他的功劳……可即便是这样伟大的大人物,他犯了错,也依然要受罚……”

“我的儿子……能够和这样的大人物比吗?比不了……但是那么大的大人物也要受罚,他算是个什么东西?仔细想想……曾经想要包庇他的我……我这个老太婆……又算是个什么东西?呜呜……呜呜呜……”

随着老妇人的不断颤抖,爱丽儿‏​​‎​‏‎‏‏‎‎​‏‏‎‎则是伸出手,轻轻地捂住了她那略显冰凉而瘦弱的手背上,用十分吻合的语气说道:“想要保护自己的儿子,这是任何一个母亲都会有的正常情感。没有人会因为这样的举动而耻笑你。这样,只会显得那样的人没有享受过母亲的爱,是一个人生中缺少了母爱的畸形。”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这话虽然听着挺正常,但可可却不觉得应该从这位会长的嘴里说出来……

老妇人的精神为之一振,她就像是在看到了某种希望一般地望着眼前的少女,反过来抓住少女的双手,激动地说道:“我……我爱我的儿子……这并没有错,对不对?呜呜……我曾经想要为他鸣不平……但这也是对的……对不对?”

爱丽儿轻轻点了点头,用更加柔和的话语说道:“母亲爱孩子,怎么可能会有错?如果真的要说有错,那也只有当这份爱变化成具体的形式时产生了偏差,仅此而已。但是,你的儿子已经离开了,已经离开的人的罪孽不应该让还存在于世的人来背负,你说对不对呢?”

听闻此言,老妇人已经是声泪俱下。

这样的哭泣声多多少少也是引来了四周一些人的围观,那些人们慢慢汇聚到爱丽儿的身旁,似乎想要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有一些商铺老板认识那个老妇人,看到这么一个穿着斗篷的少女正在不断安慰她之后,不由得发出讥讽的笑声:“我说小姑娘你还是离她远点的好,这老太婆是个疯子。”

对于四周的讥笑声,爱丽儿却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般,继续用那温柔的面容看待着眼前这位老妇人,笑着道:“如果放下了的话,那不如去养老院吧。就算你儿子做错了事,但你也没有错,你应该享受一个安稳而宁静的晚年。”

四周人:“喂喂喂,这老太婆还在这里摆摊吗?”

“小姑娘,没听到我们说话吗?这老太婆疯了,小心她讹诈你。”

“喂!这是谁家的大小姐出游啊?喂,你是你们家大小姐的女仆吗?快点带你们甲小姐走吧,别和这个老太婆纠缠。”

“唉~~~估计是哪个部长家的女儿,想要出来散发一下无处安放的善心吧。算了算了,总会有这样的富贵人家。”

眼见下面的人群越聚越多,屋顶上的忌廉有些等不及了。毕竟那么多人汇聚过来,不出点什么意外也会出现意外。再不济,万一自家会长被人吃一口豆腐那么他都觉得自己必须以死谢罪了。

随即,忌廉吹了声口哨,四周埋伏的特工立刻从屋顶和小巷中钻了出来,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内就围拢在了爱丽儿的身后,将那些看热闹的人群隔离开来。

看到这样的阵仗,人们一时间也是懵了。

就算这些民众们不认识眼前这些特工人员,但看到这么多穿着统一服饰,指挥有序的人一起出现,立刻间就变得鸦雀无声。

而在那里面,老妇人握着爱丽儿的手已经有些颤抖起来,她将自己的额头放在爱丽儿的手背之上,轻声念叨着谢意。过了许久之后,她才慢慢地抬起头来,似乎是想要仔细端详一下眼前这位少女的面容,好把对方的样子牢牢地记在心里。

也是在这个时候,她才注意到自己的摊位已经被一层看起来很厉害的人包围,而那位少女却像是对此完全不在意似的继续冲着自己微笑点头。

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 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修罗武神 人族镇守使 我有一剑 从大学讲师到首席院士 星汉灿烂 万相之王 从木叶开始逃亡 从长津湖开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陆地键仙
相关推荐:复活帝国神级强化系统西游之我强化了八十一难火影:开局一键强化朕,帝王,问鼎娱乐圈[古穿今]南北杂货南明战神南明伟业南明大唐王铠甲勇士:开局奖励五行血脉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