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宫中【完】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两刻钟后。

陈垨顶着一片肃穆与压抑,跪倒在左右朝臣之间,将自己如何奉命撺掇梅广颜攀诬焦顺的事情,一五一十禀给了皇帝。

虽然这段时间里,大多数朝臣已经隐约猜出了些端倪,但听陈垨详细道来,还是忍不住一片哗然。

当然,他们基本都只是做做样子罢了,实则心里大都在埋怨幕后主使之人不够谨慎,竟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了二五仔,好好的绝杀,生生弄成了反杀。

而隆源帝一脸讥笑的听完,立刻开口喝问:“究竟是何人主使你的,速速道来!”

“是、是……”

陈垨下意识转头看向了张秋,对上张秋阴森的目光,他先是下意识想要低头避开,但很快想到现如今两人再没什么师生之谊,反倒是你死我活的个关系。

于是一咬牙加倍凶狠的瞪了回去,然后叩首道:“回禀陛下,此人不是别个,正是臣的座师——礼部张侍郎!”

因为方才的眼神交流,众人早都看出必是张秋无疑,不过还是凑热闹的发出了惊叹声。

张秋则在这一片惊叹声中,默然出列屈膝跪倒,又将头上的乌纱帽取下,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身旁。

虽然自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但却摆明了认罪的态度。

隆源帝明显有些意外,甚至还有点失望,原本在他和焦顺的谋划里,如何对张秋穷追猛打可是重头戏,谁成想他这里还未发力,对面就先倒下了。

片刻之后,隆源帝才带着情绪开口问道:“张秋,你现任何职?”

“礼部右侍郎。”

张秋回答的声音刚落,就见身前黑影闪过,却是隆源帝捧起御案上的砚台,狠狠砸在了他身前,同时怒斥道:“为了攀诬大臣,不惜捏造谣言中伤太祖和世宗皇帝的英明,亏你也有脸提这个‘礼’字!”

只这一下,两侧朝臣心里就跟坐了过山车似的,生怕皇帝盛怒之下,会用砚台砸死张秋——张秋死不足惜,主要是皇帝若当场打杀大臣,今儿可就成死局了,谁也别想再置身事外!

张秋倒是一脸平静,并未被那砸过来砚台给吓到,反而微一拱手,正色道:“陛下,臣确曾指使陈垨讽梅广颜上折参奏,但那些谣言却并非微臣捏造……”

“不是你捏造的?哈!”

听他终于开始抗辩,隆源帝头一个反应竟是兴奋,旋即发出一声怪笑,不屑道:“既然不是你捏造的,缘何皇城司不知、顺天府不知、巡城司不知、五城兵马司不知,偏偏就你听了满耳朵,还一下子就想到了焦爱卿头上?!”

说完,他立刻又把视线转到了内阁大学士贺体仁身上,面带讥笑的问:“贺阁老,你方才说编撰太祖语录,便足以证明焦爱卿有动机制造谣言,那我问你,现如今你看这张秋又是否清白?”

“这……”

贺体仁瞥了眼张秋,沉声道:“臣以为当彻查此事,凡涉案之人一律严惩不贷!”

他虽没有正面回答,但显然是默认了张秋的嫌疑。

皇帝对他的反应却并不满意,冷了脸道:“首辅致仕,你们也跟着怠政,如今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却叫朕如何面对列祖列宗?”

说着,又狠狠一拍桌子:“周隆的案子,到如今也没个结果,如今又出了个张秋——哼,朕对你们实在是太仁慈了!查,给我一查到底!若查不出是谁在幕后主使……”

他抬手一指礼部尚书:“王琰,你礼部就是贼窝,你便是窝主!”

礼部尚书王琰立刻出列跪倒,自称有罪。

礼部左侍郎见状,也只得跟着上司一并跪下请罪。

“别急,都跑不了你们……”

“陛下!”

隆源帝正要做出裁决,忽然那张秋又扬声道:“臣不敢强辩,唯请陛下明鉴,中伤太祖世宗的谣言,绝非臣等所为,焦顺亦不能因此洗脱罪名!”

“哈!”

隆源帝再次发出一声怪笑,斜藐着张秋道:“事到如今竟还敢攀诬焦爱卿——张秋,你是不是以为,若不是陈垨临阵变节,你攀诬焦爱卿的阴谋诡计就能得逞了?“

“呵呵,朕如今不妨明白告诉你,声讨那梅广颜的事情,就是朕授意焦爱卿去做的,他每日事无巨细皆要禀奏——你说他不能洗脱嫌疑,难道是在怀疑,这些谣言是朕让他捏造的不成?!”

“臣……”

张秋愕然抬头,很快又颓然垂首,声音也从高亢专为低沉:“臣不敢。”

“谅你也不敢!”

隆源帝从御座上起身,双手撑在桌上环视众臣:“礼部侍郎张秋构陷大臣、中伤太祖世宗,自即日打入龙禁卫诏狱狱,严查不待!”

“陛下!”

众大臣闻言皆惊,倒不是惊讶张秋下狱,而是震惊于皇帝要重开诏狱。

太祖因是明粉,建立龙禁卫的时候自然也没忘了搞个诏狱,但世宗皇帝继位之后,就顺应‘民心’把诏狱给取消了,现如今诏狱重开,怎能不让人心惊胆战?

当下齐齐跳出五六个人,七嘴八舌的就要劝谏。

隆源帝却是不等他们说完,就拂袖道:“事涉皇家,由龙禁卫和皇城司进行调查,难道有什么不妥?再说了,周隆一案都久拖不决,如今你们让朕怎么信得过三法司?此事休得再论,就这么定了!”

强行压下群臣之后,他又继续仲裁道:“礼部尚书及左侍郎有失察之责,且前有周隆后有张秋,实难逃主使之嫌,自即日起停职待参!”

这又是一个颇具争议的裁决,但皇帝压根不理会下面的质疑,片刻不停的继续道:“礼部六品以上罚俸三月,六品以下罚俸一月,内阁学士贺体仁亦有失察之责,同样罚俸三月以儆效尤。”

后面这些争议倒不大,毕竟在场众人包括焦顺在内,早都脱离了靠俸禄过日子的阶级,故此也体会不到‘居京城大不易’的窘迫。

而皇帝宣布完之后,冲旁边的戴权一摆手,转身就进了玉韵苑里。

“退朝~!”

在戴权抑扬顿挫的嗓音中,朝臣们又是一阵哗然,不少人想试图拦下皇帝,好抗辩一下前两项处置。

若是在太和殿、文华殿、他们说不定就成功了,可那临时御座就设在玉韵苑门外,皇帝三步并作两步就进到了里面,压根拦之莫及。

谁都知道这里面就是妃子的住处,大臣们总不好追进去和皇帝理论吧——而这也正是焦顺建议皇帝,在景仁宫召见朝臣们的主要原因。

众人正摊手的摊手、顿足的顿足,忽又见个小宫女从里面出来,期期艾艾的道:“陛下请焦祭酒入内议事。”

另一个内阁学士徐辅仁忙问:“那我等?”

“陛下没说。”

那小宫女先是摇头,然后又补了句:“不是已经退朝了么?”

众人默然,又有不少人怒视焦顺。

焦顺没事人似的做了个罗圈揖,就要跟着那小宫女二进玉韵苑。

“等等!”

这时一直跪在地上陈垨突然弹射起步,抢到那小宫女面前激动的指着自己道:“陛下难道就没有交代,和巡城御史陈垨有关的事情?!”

“御史陈垨?”

小宫女可爱又迷惑的歪了歪头:“哪是谁?”

…………

是日下午,荣禧堂内。

因明儿就是九九重阳了,贾政泡在书房大半天,打算琢磨出一首应景的诗词,可拟了十来首都不满意,于是就想把旧作翻出来找找灵感。

结果翻找旧作的时候,却意外翻到了九月初三当日,自己写给王夫人的那封解释信。

这封信原该九月初三就送去的,可贾政写完之后就觉得自己如此急着解释,有伤一家之主的颜面,于是就准备转过天再给王夫人送去。

结果明日复明日,竟就耽搁到了九月初八。

他一琢磨这也有五六天光景了,何况明儿九九重阳的时候,两夫妻必然是要在老太太跟前碰头的,自己何不给她一个台阶,让她当面自承其错?

这般想着,贾政便差人将这封迟了五六日的解释信,送去了清堂茅舍。

送出信之后,他正揣度王夫人览信之后该是怎样的后悔不迭,忽就见贾琏急匆匆的自外面进来,都顾不得见礼,便大声嚷嚷道:“可了不得了,那焦顺在宫里把天都给捅破了!”

贾政吓了一跳,差点把胡子揪下几根来,他也顾不得喊疼,忙追问道:“怎么回事?他几时进的宫?!”

“就昨儿晚上!”

贾琏激动道:“听说他昨晚上就在宫里过的夜,这也不知道是拿住了礼部什么把柄,今儿一早上礼部右侍郎就因为他下了大狱,王尚书和左侍郎也被勒令停职待参——礼部上上下下也都受了牵扯,连贺阁老都被罚了三个月的俸!”

贾政听完这番话,张大了嘴半天也没挤出一句话来。

直到贾琏探问,他才长出了一口恶气,颓然道:“唉~原以为咱们家多了个臂助,如今看来,分明就出了个混世魔王!”

这之后,贾政如何差遣贾琏细查究竟且先不提。

却说那送信的妇人到了清堂茅舍,满面讨好的将信交到王夫人手上,就见王夫人匆匆看罢,整个人竟仿佛成了泥胎木塑一般,良久不见半点反应。

那送信妇人只好小心翼翼的唤道:“太太、太太?您可还有什么要吩咐奴婢的?”

王夫人这才缓过神来,却是三魂六魄只归位了一半,痴愣愣的抬头看着那妇人,半晌才问:“这信上说是初三写的,缘何这时候才送来?”

“这……”

那妇人讪讪道:“老爷没交代,要不…我回去问问?”

二十几年的夫妻,就算知根不知底儿,王夫人也能大致猜出,多半又是贾政拉不下颜面所致。

可是……

她不自觉的将攥皱了信纸,七情上脸五味杂陈。

自己九月初三之所以会不管不顾的与焦顺苟且,正是因为误以为贾政暗中差遣下人调查自己所致,若这封信写完之后就直接送来,自己还会……

谁能想到半辈子的贞洁,竟就毁在了丈夫这好面子的毛病上!

王夫人怅然若失,可真要说她有多悔恨,那倒却也并没有,毕竟做了这么多年人妻人母,也唯有在那柴房之中,她才真正体会到了做女人的快乐。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王夫人煞白的脸上渐渐又有了血色,再看手上的解释信,心态竟也平和了不少。

当下微微点头道:“我知道了——彩霞,拿一百大钱给她。”

虽然赏的不多,但那妇人还是千恩万谢的去了。

这送信的前脚刚走,薛姨妈就脚步轻快的走了进来,她原本总觉得宝钗被赐婚,是侄女受辱换来的好处,因此心里一直过意不去,现如今因焦顺暗中谋划,舆论已经彻底翻转,这心结自然也就解开了。

进门后,见姐姐正面色复杂的,将几张洒金笺又撕又团的,不由奇道:“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

王夫人摇头,随口敷衍道:“久不动笔,写起东西来竟是大不如前了。”

薛姨妈信以为真,只当她真是在练笔,于是惋惜道:“这么好的纸,就算是写不好也别撕了啊,拿来涂上颜色,给孩子们折东西最好不过了——湘云那丫头前阵子就迷上了折纸,什么纸燕、纸鹤、青蛙、小船、帽子的,用的都是写废了的纸。”

王夫人低头看看已经被撕碎揉烂了的信纸,心道那死要面子的,可不正是用这封信给自己叠了个大大的绿帽子吗?

好看的言情小说

…………

返回头再说荣禧堂内。

贾政见送信的妇人回来,忙追问道:“太太都说什么了?”

“也没说什么……”

那妇人下意识摇头,见贾政脸色沉了下来,忙又改口道:“虽然没说什么,可太太拿着信愣了好一会儿,那样子明显是动情了的!”

“嗯~”

贾政这才捻须点头,心中暗暗得意,忖量着那妇人既知道是误会了自己,明儿在老太太面前,应该就不会表现出不该有的情绪了。

他满心都是孝道,至于和王夫人彻底和好云云……

老夫老妻的,就算和好了又能如何?

毕竟她好,自己可还没‘好’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热门推荐: 绝世武魂 日月风华 红楼梦 吞噬星空之万物之主 赘婿 青莲之巅 灵境行者 重生之都市狂仙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
相关推荐:罗喉全球神祗之反向复活蓝Buff终于等到你海军枭雄九转真仙诸界辅助长乐公主对我摊牌了无限大杂烩灌篮之三井寿从县令开始的签到生活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