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邪魔生慧,最是难缠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钟灵道一路飞驰,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苍岩岭。

隔着老远,就见苍岩岭上火光四起,映红了半边天。而因着火产生的浓烟更是高达数百丈,直冲云霄。

此时大火已经烧到了山顶,若不是田非的那几间茅屋发出了澹澹的灵光,隔绝了火势,恐怕也早就遭了秧。

不少弟子驾驭法器在周围飞来飞去,可奇怪的是,根本没有几人出手灭火。

“等干嘛呢,为什么不能不救火!”钟灵道来到近前,对众人大骂道。

“掌门师兄息怒,你往里面仔细看看吧。”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

“叶师弟!你怎么受伤了?”钟灵道发现说话的是叶姓老者,此时的他正盘坐在一边。右手指着苍岩岭侧面,而他的左臂上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火是陆师弟放的,还拦住了想要灭火的众人。我只不过是上去劝了两句,结果他立刻勃然大怒,直接放出法器。

”要不是躲得快,这条老命就交代在他手里了。”

顺着叶姓老者指的方向,钟灵道看见陆原驾驭者一道金光,在漫天火光中狂笑不断。甚至还放出数道金刃,不停地斩击护住茅屋的蓝色光幕。

在他附近还有两名筑基期的执事,但也只是眼睁睁的看着,似乎对陆原忌讳莫深。他们看到钟灵道后,赶忙飞了过来。

“见过掌门师兄。”

“你们怎么不制住他!”

“怎么制住啊,我们根本不是对手。”两人摇头道。

“这...他才筑基一年,你们两人联手都不行?”

“非但不行,还被他连毁了数件法器。”

到底是天灵根!

钟灵道一听,心中不由得赞叹,不过佩服归佩服,也不能由着陆原这样乱来。深吸了一口气,决定还是去劝导一番。

“掌门师兄小心点,千万不可靠近他五十丈范围内。刚刚叶师兄就是在这个距离内,被他一击毁了法器,差点身亡。我们二人与他纠缠的时候,塌陷只要在五十丈外,他的法器威力就会大减,掏空也没有那么灵活。”

钟灵道钟灵道点点头,往前飞了一段距离,在距离陆原六十余丈外停下,遥遥喊道:“陆师弟快停手,不要让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掌门师兄这话什么意思,我可是在奉师命打理苍岩岭,用手太慢太麻烦了,不如一把火烧了省事!”

“另外这几座茅屋也太寒酸,快来帮我破去阵法,一并烧了。回头给他盖上一座华丽宅院,灵石我来出!”

“哈哈哈哈!”陆原张狂至极,上下翻飞的游走在在熊熊火光中。

“这是走火入魔了啊!”

“你们有没有去请其他筑基同门来?”钟灵道见状大惊。

“请了,但一听说是陆原在惹事。碍于田师叔的关系,没人想成为下一个倒霉的李师弟,所以都不愿意掺合。”另外两人愁眉苦脸道。

“那就去把其他的筑基管事都叫来,就算是以多欺少,也要擒下他!”钟灵道咬着牙吩咐道。

就在两人领命准备离开时,从遥遥的远处,突然传来声声利啸,一股强烈的音波直冲向苍岩岭山顶。

这声音震得在场众人都双耳嗡嗡直响,脸色苍白一片。更别说是在火光中蹦迪的陆原,身子一晃,差点从脚下的金光上栽落。

“是田师叔来了!”钟灵道等人一喜,全都松了口气。

只见不远处的天边突然蓝光大作,从那里飞驰而来,竟眨眼间就到了苍岩岭上空。

那是道足有十余丈长的巨大蓝色光柱,只见它突然一涨,竟然分裂开来,向四方飞射。转眼一片绵延数里的蓝色光霞出现,一下就覆盖了整座苍岩岭。

与此同时,大雨从光霞中倾盆而下,很快就浇灭了山上的冲天大火,并把燃烧后的灰尽一并冲刷了干净。

待雨水停下,所有的蓝光才再次汇集到了一起,露出了一位身穿蓝衫男子出来。

此人面色澹然,温文尔雅,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儒雅之风。

“田师叔?”钟灵道一愣,他上次见田非这副打扮,还是在几十年前。

那时的田非风姿卓越,意气风发。仅仅百年就已是结丹中期,被誉为黄枫谷内继令狐老祖之后,最有希望进阶元婴的人。

其在黄枫谷的声望无人能比,即便是如今已是结丹后期的雷万鹤,跟号称整个越国修仙界结丹修士中,排名靠前的红拂,也是不及。

可就是这么一颗然然升起的希望之星,却在外出游历时受挫,自此一蹶不振。

“拜见田师叔!”钟灵道领着众人上前。

山顶上的陆原看见田非来了,心说不好,架起金光就跑。

田非冷哼一声,一道蓝光子手中后发先至,眨眼间笼罩向了陆原。

陆原没躲开,整个人立刻从半空中在落下来。

“啊!”陆原惨叫一声,砸在了碎石遍布的山上,摔的鼻青脸肿。

“未来得考虑先走炼体的路子,虽然已经筑基,可肉身太弱了。”陆原疼的呲牙咧嘴,忍不住想到。

见已经制服了陆原,钟灵道示意众人离去,他则跟在田非身后,落在了苍岩岭上。

“师傅恕罪,弟子没想到无意间遗落的火种,竟然引发了山火,真是罪孽深重。”陆原爬起身来,对田非解释起来,企图蒙混过去。

对于陆原的这番言语,田非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

“掌门师兄,山林防火,人人有责。你得跟门内弟子们强调一下,我今天犯下的过失,应该让他们引以为戒。”陆原见此,赶忙又对钟灵道说了一堆。

钟灵道闻言嘴角一撇,心道你好意思说是过失,刚刚是谁在那里嚷嚷,要连田非的住处也一起烧了盖房子的。

“事到如此,还在推诿狡辩。黄枫谷可是越国的名门正派,如何容的下你?”田非摇了摇头。

“非是弟子狡辩,奈何实在是难以自控。看来师傅磨砺的方法对弟子行不通,不如还是放弟子继续修炼吧,或许早日结丹,才是解决心火入侵的办法。”

“结丹?你的心智已有入魔的迹象,所以追求功法强大,且喜欢投机取巧。虽然进阶很快,但实际上随着功法的精进,却会逐渐行为偏激,迷失掉人的本性,最后彻底沦为邪魔外道。”

“师傅此言有失偏颇,正派确实功法较为温和,讲究徐徐缓进,水到渠成。但打除魔卫道的旗号,干一些小人行径伪君子之流却也不在少数。别的不说,据弟子所知,咱黄枫谷千年以前不也是亦正亦邪的墙头草?谷内弟子们修习的那些功法是怎么来的,师傅应该心知肚明吧?”

“放肆,你这都是从哪听来的歪理邪说!”田非脸色一沉。

“是上次禁地之行中,李师叔教诲弟子们的。”

田非听闻是李化元的干的好事,一时间竟也无语,半天才怒斥了一句:“有关禁地之行,你李师叔跟我提起过,但他讲了那么多道理,你就专挑这些记住是吧!”

“师傅息怒,修仙界本就逆天行事、优胜劣汰。像杀人夺宝,灭族灭门之事,都是家常便饭。弟子为了自保,追求强大也很正常吧。”

“你敢跟我顶嘴!”

“不敢,只是这些道理弟子实在不觉得有错,还请师傅指点迷津。”陆原说完一躬身,摆出求学若渴的样子。心里却在暗自得意,想听听田非怎么反驳修仙界的黑暗血腥一面。

“果然,邪魔生慧,最是难缠!”

“定!”田非摇了摇头,抬手射出一道灵光。

“是定身术!说不过就动手是吧!”陆原眼睛一缩,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灵光没入体内。紧接着浑身的法力瞬间被封引起来,再也无法调动半分。

“放心,我只是禁锢了你的几处玄关,仅仅是不能动用法器,施展法术而已。”田非澹澹道。

“我先前已经很宽容了,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就面壁思过去吧。什么时候想通了,再放你出来!”田非说完,大手一挥,将陆原卷进了旁边的一间茅屋中。

“师傅我知道错了,我改还不行吗?”

“就算是面壁思过,能不能换个地方,在这里还得劳您费心看着。”

“田师叔,陆师弟说的没错,他肯定不会太老实的。关的住人,关不住心啊。”钟灵道小声说道。

虽然封了陆原的法力,但是以陆原的尿性,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实的面壁思过。而这位田师叔平日里太过懒散,指不定哪天喝高了,或者一个不注意,让陆原偷摸熘走。再在门中惹出什么乱子来,他钟大掌门可怎么交代。

“那找个人看着他,把上次你说的那个吴风叫过来,要是跑了陆原,就把吴风逐出黄枫谷!”田非冷冷道。

“这...”

“怎么了?”

“启禀师叔,吴风怕是来不了,他已经报名参加今年的血禁试炼,再有一个月就要出发。”

“血禁试炼?又是五年过去了啊。”田非变得有些迷茫起来。

“没错,因为未来五十年禁地将要关闭,所以这是他最后的筑基机会。对于自愿参加血禁试炼的人,门中是不好过于干涉什么的。”

“告诉吴风,从今天起他就是我的记名弟子。只要他能看住陆原,门中自会分配一枚筑基丹给他。”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

“妈的,现在点根烟都得浪费一张火球符。”陆原骂骂咧咧,看着化成灰尽的火球符,颇为心痛。

被封了法力,释放不了法术,而普通的世俗之火又点不着灵草做成的烟丝。好在还可以激发符箓,就是太浪费了些。

吱呀一声,茅屋的门被打开了。吴风抱着一大摞厚厚的书,满脸喜色的走了进来。

“见过师兄。”

“你又拿的什么啊?”陆原靠在一把椅子上,吞云吐雾。

几天前,他得到了一个让他无比头疼的消息。

田非竟然收了吴风当徒弟,还安排他就住在自己旁边,说要好好看着自己。如果自己还是不老实,再乱整什么花活,那负责看管的吴风将会受到严惩。

这下子算是掐到了陆原的软肋,在没筑基前。吴风对陆原也算很照顾了,陆原自然不忍去连累他,所以他是不得不佩服田非的手段。

对于吴风同意看管自己,陆原倒也没有多大的抵触。自己修为被封禁锢,即便不是吴风,那也会有张风李风来,根本逃不掉。

“师傅让我搜集了些有利于心境的书籍,因为你现在没办法修炼,所以只能找一些世俗的名书了。”吴风将怀里的书分类,一一介绍给陆原。

“这些是儒门圣贤的巨着,据说勤加抄写诵读,便能产生浩然正气,对压制心魔很有效果,我连笔墨纸砚都给你带来了。”

“这些是道家典藏,师兄要是能感悟到其中的自然之道,便能化解心火于无形。”

“还有这些就厉害了,佛教大杀器,整套的大悲咒,专门灭杀邪魔外道!”

好家伙,陆原看着摞起来比桌子还高的三教典籍,很是无语。

”师兄别老拉着张脸,师傅也是为你好——”

“停停停,别跟我说教了,书放那吧,我有空看。”

“我知道师兄你烦闷,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提,能般的我一定替你去办!”吴风一脸真诚的说道。

他心里也明白田非收他当徒弟,自然是陆原的缘故。本来他是准备参加血禁试炼,但能否成功他心里也没谱。这次禁地之行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凶险,各派必然精英尽出。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要么死在禁地,要么成功换取筑基丹,去博一个筑基的机会。

结果没想到碰上了陆原再次惹祸,落得个看门就能拿到筑基丹的美差。

“我能有什么事情,想干的多了,你们又不同意。”陆原嘴上埋怨着,却从怀中摸出一封信,又取出一枚金色令牌,一起递给了吴风。

然后从旁边的大悲咒上撕下一页纸,拿起吴风放在桌子上的笔写道:

“帮我去一趟世俗中的嘉元城,找一个叫四平帮的门派,帮主叫孙二狗。把这些交给他,剩下的他知道怎么办。”

“这事一定要保密,谁也不能告诉,包括隔壁那个酒鬼。”

吴风看着陆原,知道他这样做是怕被隔壁的田非获知。毕竟结丹修士神识极为强大,能在悄无声息之下,偷听到他们的谈话内容。

将陆原的东西接过后,一脸凝重的点了点头。然后把纸条揉在掌心,微弱的火光一闪,将其烧成了灰尽。

陆原见状露出一丝赞许的目光,暗道没找错人。然后又取出两根烟卷,塞在了吴风手里。

“没事抽两口,对精进元神有奇效,未来筑基时,也能平添一丝成功的概率。”

“多谢师兄。”吴风有事一拜,然后离开了。

送走了吴风,陆原瞥了眼桌子上的三教典籍,冷笑一声。

真以为封了修为,我就会乖乖的听话看这些玩意?

大不了从现在开始修炼大衍诀,你还能封了我的元神不成!

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 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从长津湖开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人族镇守使 从木叶开始逃亡 万相之王 我有一剑 修罗武神 从大学讲师到首席院士 星汉灿烂 陆地键仙
相关推荐:夫人是只妖总裁,夫人是个马甲精世子夫人是大佬,得宠着!独宠甜妻:嫁一送二甜妻重生:再嫁薄先生如初似锦初来乍到皇后也想当豪门老婆大人很威武婚礼当天,我秘密被曝光了虫脑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