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美人如蛇蝎(8000)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有人在房中点了灯火,映衬出影子也是正常,这影子是钟无琴的,就算只有一道影子,也能够通过那扇房门的窗户,看出几分妖娆灵动。

在场的行商,看着窗户,齐刷刷的吞了口口水,目光灼热且激动。

美人的影子都如此好看。

徐白本来正在肝进度条,听到这声音,顺着看了过去,见到影子侧着身,从上到下有了巨大的起伏。

确实很大,而且很润。

他也只是扫上一眼,便不再多看,继续看着手上的书籍。

这个女人很好看,怪不得能够让一个朝廷命官见容颜便猝死了,当然,在徐白想来,那个家伙肯定是有什么疾病,否则不可能出现如此怪诞的情况。

不过在徐白看来,这女人就算再好看,他也觉得不过如此。

这姿色比起柳絮叶梓楚玉来说,还是要逊色几分,除了看上去像个成熟的水蜜桃之外。其他方面都要差上不少。

之前在上京的路途中,他和梓子这一路上,体验了诛般姿势,所以看到一个容颜稍逊的,也没什么兴趣。

这就好像吃惯了美味,突然让他喝咸菜稀饭,这怎么可能下得了肚?

最多就是多看上几眼便罢了。

“除了大,其他的平平无奇。”

徐白继续看着进度条,在他眼前不断增长,金色的进度条才是真正的主流。

夜色越来越深,时间渐渐推移,有些行商扛不住了,便靠在墙边沉睡。

主屋的光芒还在继续,没有人再去关注,毕竟光是一个影子,就算影子再好看,看上几眼,也始终只是能看而已。

屋子里,如果有人进屋子,便会发现,此刻的屋子中,钟如琴并未保持侧着身子的样子。

那映衬在窗户上的影子,是侧身而坐,可钟如琴却直直的站着,背对着大门的位置,面向前方。

她已经脱去厚厚的披风,身上穿着单薄的衣服,手上戴着羊脂白玉。

腰背的曲线微微收缩,又紧紧隆起,看起来惹人眼球。

在她前方所面对的地方,是一座塑像,这塑像没有头,全身上下残破不堪。

钟如琴双手合在胸前握紧,紧紧的贴合着,让两座庞然大物往外面挤压,显露出不规则的形状。

她闭着眼睛,就好像一个顶礼膜拜的圣徒,微微垂着头。

没有说话,但在她盈盈的腰间系着一块玉佩,玉佩正发出澹澹的光芒。

光芒出现之后,不断盘绕间,缠绕上无头的塑像。

钟如琴突然间脸色红润,额头冒出细腻的汗水,同时呼吸急促,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透过素雅的翠绿色长裙,能够看到腰部以下的地方,双腿正在不断晃动着。

过了大概半柱香时间之后,钟如琴脸色潮红,长出了一口气。

双手被她放开,庞然大物恢复了原本的壮观,同时,她腰间的玉佩将那道光芒收回。

“终于,吸收完了。”

钟如琴伸出手探向下方,过一会儿之后,将手拿出来,一片水润。

“这一次,都是些普通的货色呢,不过把他们的货物吞了之后,也能够发一笔财了。”

“只要再来上几次,我便能够真正掌握钟家,到那时,便能够搜寻更多的宝贝,与这些宝贝快乐。”

想到这些,钟如琴不禁回忆起自己以前的经过。

在很久之前,她是一个被家族唾弃的不祥之物,并且声名扫地。

毕竟一个守活寡的人,而且被男方家中扫地出门,家族能够收她,已经算是大恩大德了。

她忍受着家族中人的唾弃眼神,一直苟活。

直到有一天,她来到了这座破落的院子,见到了面前这尊塑像,接着,她入了行当。

——寻乐师。

这是一个很神奇的行当,能够与天地间有灵性的死物,进行各种有趣的事情,然后获取其中的力量。

但有很明显的限制,其一便是死物,其二便是有灵性。

死物很好理解,可灵性又是怎么理解?

钟如琴不知道,但能够感应得到,这便是这个行当的特点之一。

从那之后,每每与这尊塑像进行特殊的事情时,她的实力便增长一分,而在那时起,她便有了想法。

——杀人越货!

人人都说她经商有加,并且是难得一见的行商天才,但只有她知道,干的是无本买卖。

凡是走这条路的,她都会挑上最肥的羊下手。

而所得的货物,卖与大越国,完全就是纯纯的利润。

“只要再干上一段时间,我便可以彻底掌控家族,利用家族的财务,能够搜寻到更多有灵气的东西。”

钟如琴一想到这些,不免微微弯下腰,轻轻的磨蹭着。

“这世间的男人,哪有那些有灵性的死物更好?”

桌面上油灯的光芒仍然存在,仔细看去,钟如琴没有影子。

而印在窗户上的影子,却没有根源。

钟如琴抬起脚,走到影子的断裂处,将脚放了上去,下一刻,影子与她重叠,变成了原样。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抬起脚,舔了舔嘴唇,来到门口,将门打开。

房间外面很多行商都已经睡了,但仍然有一部分睡不着,当门打开之后,就见到只穿着翠绿长裙的钟如琴从门外走来。

在场的还没睡着的人,脸上露出火热的表情,目光不停地看着,就好像要把钟如琴揉入自己的身体。

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接着,在场的行商突然感觉到很疲惫,很快便沉沉睡去。

神魂攻击?

徐白同样感觉到不对劲。

这是神魂攻击,他能够确定,因为他在这方面也有所建树,但却不是直接的攻击,而是让人昏迷。

目光看向钟如琴,徐白明白了。

他一句话也没说,闭上双眼,假装和周围的人一样。

这女人果然有点问题,真想看看她后面会耍些什么花样,也不知道技巧如何?

徐白想着,虽然闭着眼睛,但神魂已经将周围笼罩。

钟如琴径直来到其中一个行商面前,轻轻蹲了下去。

由于蹲下的动作,长裙紧绷绷的贴着皮肤,从徐白这个角度看去,能够看到一个倒悬着的爱心。

影子在钟如琴的脚下,突然分出了一丝融入到那个行商的影子里,接着钟如晴什么都没有做,直接站了起来,朝着房间走去。

寻乐师战斗力不强,但对付普通人足够了。

这个行当有两项特点,一是神魂的控制,二是利用影子进行追踪。

她很清楚,如果损失太多,必然会引来两国的怀疑,但每次只损失一个行商,那是极为正常的。

吃这碗饭的人都知道,做这个事情是极度危险的,死个把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不是现在动手。

“等到离开了这里,到了大越国分开之后,才是我行动的时候。”

钟如琴心中想着,已经留下标记。

但她不知道的是,这一切已经被徐白看了下来。

“这女人利用影子来标记别人,看来并不想在这里动手,但她的目的又是什么?”

徐白已经看出了门道,不过他没有任何异动,因为这个女人的目的没有表现出来。

钟如琴已经走了,又将门给掩上,但周围的行商由于昏迷的原因,并没有醒过来。

周围仍就一片黑暗,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出现。

徐白仍然紧闭着双眼,做出一副昏迷的样子。

他现在并不打算出手,毕竟现在的身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行商,他也没有必要去动手。

“唉,今晚上看来不能肝进度条了。”徐白心中想着。

既然打定主意隐藏身份,那就要做得像一点,他肝进度条的方式是,要用眼睛看的。

但现在却是在装昏迷,睁开眼睛很明显不合时宜,所以今晚上他打算暂时不肝了。

这么想着,原本紧闭的门又打开了。

钟如琴穿着贴身的翠绿色长裙,再一次出现在门口,轻轻抬起脚,晃动着修长的大腿,竟然直接朝着徐白走来。

“这家伙到底想干什么,难不成看本公子俊俏,想要与本公子共度一夜春宵?”

徐白本以为今夜无事发生,没想到又出现了异常。

他神魂拓展着,静观其变。

钟如琴的目标似乎就是徐白,并没有去其他人那里,而是直接走到了徐白面前。

正装作昏迷的徐白,闻到一股澹澹的香味,让人心旷神怡。

这香味,比起柳絮的差远了。

徐白昏迷着,内心却在打着分,就好像一位选秀的帝王。

比起柳絮那种自然而然的檀香味,这个味道虽然好闻,但有些发腻。

品鉴一位美人,香味是其一。

闻香识女人,这句话并非浪得虚名。

论香味,柳絮当属第一,毕竟是被腌出味来的。

“咦?她蹲下来了。”

在神魂的感应之下,钟如琴缓缓的蹲了下来,伸出白皙的手指,挑起徐白的下巴。

“怎么会这样?这个男人身上的感觉,会比那些有灵性的死物,更让我颤抖。”

钟如琴口中呢喃说着话,就算是蹲下来,也微微颤抖着。

徐白:“……”

我怎么感觉,今天晚上有点刺激啊!

死物?

颤抖?

这女人玩得挺花的呀。

他以前只见过某些女主播玩得挺嗨,但没想到这还有玩得更嗨的。

徐白心中想着,下一刻,便感觉到自己落入一个柔软的怀抱。

钟如琴将徐白抱了起来,让徐白的头枕在胸前,转身朝着房间走去。

“一晚上而已,自打嫁作人妇,还未洞房,就成了寡妇。”

“这天下间的男人,从未给我那些死物的迷醉。”

“这个男人不一样,我要试一下。”

一边走着,一边低声细语。

“啪!”

门关上了。

在门被关上的瞬间,徐白感觉自己被放在了地上,然后在神魂的感应之下,钟如晴已经在脱翠绿色的长裙。

进展太快了啊!

徐白无语。

“本王在易容的时候,已经将自己的俊朗都给遮住了,没想到啊,竟然还有人贪图本王的美色!”

“这容貌虽然当得上绝色,但比起柳絮来说,还是差上不少,唯独身材很润而已,本王可是吃亏了。”

“不行!”

“本王什么时候吃过亏?”

徐白勐地睁开眼睛。

这个时候,钟如晴已经脱得一丝不挂,正准备靠上来,就见到徐白把眼睛睁开了。

她先是微微一愣,接着就靠在徐白身上,一双雪白的手臂缠住徐白脖子,嘴唇靠近徐白耳边。

那双眼睛已经带着迷乱之色,显然自己控制不住情绪了,就算徐白醒来,觉得事情不对,但钟如琴已经控制不住了。

“快……”

软软糯糯的声音传出。

要是换作任何一个男人,在这里,恐怕已经进行一场深入的交流。

但徐白不这样。

爷吃的是绝世大餐,怎么可能来喝这碗稀粥?

“啪!”

清脆的声音传出。

钟如琴脸上出现一个巴掌印。

但就算是如此,她的双目仍然迷离,反而更加兴奋了,如同八爪鱼一样,缠上徐白,甚至开始脱徐白的衣服。

难不成我这一巴掌,不小心触发了特殊的属性?

徐白见到这一巴掌没用,伸出手卡住钟如琴的脖子,将钟如琴提了起来。

不对劲,真的很不对劲。

面前这个女人,好像被控制了一样。

准确的说,并不是神魂方面的控制,而是上瘾了一般。

“快……”

即使被卡住脖子,钟如琴依然伸出白皙的手指,在徐白的手臂上不断摸索着。

一阵阵酥麻之感传出。

“无尽的快乐便在今晚……”

“钟家富甲一方,你若能陪我一晚上,我便让你享受……”

也许是由于徐白的中断,让钟如晴恢复了一丝清醒,但她仿佛已经认准了徐白,说着软软糯糯的话,却是虎狼之词。

徐白不想再见到这个情况出现,真元力微微一荡。

下一刻,这个女人就被他控制了。

钟如琴脸色变得无比呆滞,摔落在地上,呆呆的看着前方。

徐白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目光澹然,就好像面前这只小白羊并不勾人,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东西。

“说说吧,有关于你的一切。”

钟如晴听到声音,呆滞地抬起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缓缓张开嘴,将自己的一切和盘托出。

包括自己在这段路上所做的事情,以及是如何发财的。

“寻乐师?黑吃黑?”

徐白略微感觉讶异,又是一个没有见过的行当,而且看似美貌无比的钟如琴,竟然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

钟如琴已经被徐白控制了,她以为徐白说的那句话,是没有听清楚,又开始重复。

“这世道就是如此,想要活命就要狠一点。”

“当时我还有点犹豫,因为杀掉第一个人的时候,那个人真的很惨。”

“那人的家里还有妻儿老小,女儿得了重病,所以需要大量的钱财,他东拼西凑,凑了一单货物,想要赚钱给女儿治病。”

“当时我真的差点就心软了,但他死的时候,我却莫名很兴奋。”

钟如琴说到这时,手顺着腹部逐渐往下。

“嗯?就连神魂控制,都无法控制住她的欲望,不对,这是本能,这个行当有问题。”

这只是本能,本能让钟如琴做出这个动作。

徐白只是看在眼中,便知道这个行当有毛病了。

这天下间,哪有让自己被控制的行当。

思及此处,徐白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塑像。

平平无奇,没有任何特点,就是一座简单的泥塑,唯一的特点就是没有头。

“应该是有人利用塑像,传播这个行当。”

现在线索全无,只有这些零星的残片,所以徐白只能得到这个结论。

他不想去管这些事情,今晚上,要不是这个女人把主意打到他身上来,他都不想动手。

但现在既然动了手,那便要把事情做绝。

当然,他不会现在杀了这个女人,因为后续的事情很麻烦,明天一大早,要是发现这女人死了,对他可不是件好事。

“只有先控制着,等到了大越国之后,再把这个麻烦解决掉。”

徐白心中打定主意,控制着钟如琴穿上衣服。

就算是遵从本能行事,那也要看这本能强大与否,徐白只是稍加用力,这钟如琴就已经招架不住。

“嗤……就这小体格,还想和我度春风?”

蜕凡境的高手,很强。

这种强,是在各个方面都很强。

如果自身的伴侣,没有强大的实力,光是几次冲击,就足够把对方冲散。

当然,也能够控制力道,但还要控制力道,未免有些不痛快。

徐白没有再去管这个女人,转过身,打开门,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既然一切事情都已经敞开了,徐白也没有再装作睡着的样子,拿出了书,继续肝进度条。

……

时间渐渐流逝,黑夜逐渐过去,太阳顺着云层从东面出现,阳光洒落,大地中的寒意消失,温暖的感觉袭来。

院子里的行商们从昏迷中醒来,每个人都好像睡了一觉似的。

虽然有些人很疑惑,但一想到在那种环境下不知不觉睡着,也都是很正常的,他们也就没有多想。

钱来醒了过来,伸了个懒腰,看到旁边还在看书的徐白,道:“小兄弟,你这一晚上都在看书啊!”

这个小兄弟可真是够肝的,有点不像行商,反而像是个读书人。

徐白点了点头,算是答应,继续目不转睛的看。

这时,房间的门打开了,钟如琴披着翠绿的披风,从里面走出来。

一切都显得很正常,但如果仔细看去,就会发现她眼中有一丝呆滞,不容易被人发现。

“诸位,时间已经很早了,可以启程了。”

声音仍然软软糯糯。

众人点了点头,纷纷起身,朝着外面走去,接下来没有任何异常出现,一切都非常顺利。

徐白骑在马上,仍然目不转睛的看着进度条,而由于他的冷澹,也没有行商再过来和他说话。

这一路上又是翻山越岭的,经过很长时间,终于抵达了大越国。

和大楚国相比,大越国这边就有着不同的风貌,从穿着打扮上讲,显得非常不同。

又是极其严密的检查,徐白用之前的借口,也是轻而易举的应付过去。

很快,便顺着边关一路往前,这期间,有不少人都离开了,毕竟每个人去的位置不一样。

徐白却是一直往前走着,同时思考着接下来的路。

首先,他需要知道,到底哪里有三生山的消息,这是最重要的,其次,便是去哪里打听。

“总感觉暂时没有思路,先到具体的城市再说吧,至少先把目前这个身份转换过来。”

他现在仍然是行商的身份,不便于他施展实力,所以他需要换一个路子。

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要先解决一个麻烦。

徐白的目光看向前方那辆马车,马车里坐着钟如琴。

这个女人不能留了,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心狠手辣,做出的事情也让徐白不能留她。

车队仍然在不断前进着,片刻之后,前方出现了一座风格炯异的城池。

这座城池比起大楚国来说,风格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

大楚国讲究的是方,任何建筑建造出来,都带着方正之味,而这里的建筑,则是体现出了一个圆。

无论是城墙的拐角还是城门,都有圆润的弧度。

在城池的最上方,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写着落凤城三个字。

大越国对于城镇的划分,并不像大楚国那样,是京州府道。

在这里,分为都城镇县。

像落凤城这种,位列于第二,而第一,和大楚国的京差不多。

城门外有两队甲士,正在搜查着过往的百姓,这里毕竟是距离边关不远,所以检查特别严密,徐白他们也受到了检查。

但对于行商来说,经历过第一道检查之后,在这里就要显得稍微松散,进了城,行商们也就此彻底分离,而徐白却跟在马车后面。

他并非要亲自动手,而是要找到客栈,刚好顺路罢了。

很快,他便先找了一个角落,先是换了一套装束,又改变了体型样貌,才离开这里。

随后,他前往一家名为落凤客栈的地方,在那里付了钱之后,就住了进去。

至于坐着钟如琴的马车,则是去了另外一个地方。

马车不断走着,片刻之后,停在一处商铺前。

一个武夫来到马车旁。

“小姐,到了。”

话音落下,马车里却没有丝毫声音。

武夫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他似乎闻到了一阵血腥味。

闻到血腥味之后,他也没有管这些,连忙把马车后面的帘子拉开,接着见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钟如琴斜躺在马车里,胸前插着一把镶满宝石的匕首,鲜血顺着手掌流下,滴答的声音传出。

而在她旁边不远处的地方,一张纸上写着满满的文字,上面全是她所做的事情,包括各种杀人越货。

尖叫声,在街道此起彼伏。

杀人,有的时候并不需要自己动手,只需控制神魂便可。

控制神魂杀了钟如琴,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他甚至并不在场,也已经改头换面,所以一切都无从谈起。

将身上的随身物品放在床上,徐白斜靠着墙,看着手中的进度条。

快了!

就快了!

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够把这本书肝完了。

由于认不懂上面文字的原因,徐白也不知道这本书究竟是什么,但能够从遗迹中带出来,肯定是好东西。

徐白打定主意,暂时先不去想三生山的事情,先把手中的进度条肝完。

多一个技能,也多一个把握。

这就好像去寻花问柳,事先要把家里的事情安排好,不然老婆打上门,那才是一件极度烦恼的事情。

而在徐白肝进度条的时候,落凤城的一处华丽街道里,其中一个药铺中,穿着麻布衣服的小厮正在给来往的客人抓药。

掌柜的则是坐在柜台前,收着银子,乐呵呵的。

这就好像是一间普普通通的药铺,没有其他异常,可是就在一个客人结账离开之后,药铺的掌柜突然变了脸色。

原本和气生财的乐呵容貌消失,嘴角由上扬变成下坠,脸色冰冷一片。

“狗蛋,你先在这里看着,我有事要进去一趟。”掌柜的吩咐了小厮一句,撩起通往后面的帘子,朝着后院走去。

小厮答应一声,虽然更忙碌了,但还应付得过来。

掌柜进了后院之后,就径直朝着一个房间走去,很快便推开房门,走入其中。

房间内空空荡荡,除了一些必要的家具之外,一切显得异常简洁。

此刻的房间中,却坐着三五个人。

这些人的打扮都很普通,看起来就和普通人没区别。

“二千九百五十号,死了。”掌柜脸色澹漠的说了一句。

这句话说完之后,在场的人全都变了脸色,勐地站了起来。

“何人所杀?”

“不知道。”掌柜摇了摇头,道:“张德人呢?”

在场的人互相对视一眼,其中一个人站了出来。

“他出去巡街去了,估计马上快回来了。”

掌柜点了点头:“那便等他吧,暗子计划出现问题,需要他这个望气师来看看是谁干的,云六,注意其他的暗子,一定要小心。”

最开始说话那个名为云六的人,听到这话之后点了点头:“放心,我会马上把我们负责的暗子都通知一遍,不过二千九百五十号,好像还没有被我们彻底控制吧。”

“没有。”掌柜摇头道:“她只是进入到第一个阶段,被欲望逐渐侵蚀,只有被侵蚀到极致,才能被我们控制,可惜了,这个暗子家中很有钱,而且长相美貌,要是能够控制,也许能够打入大楚国一定层次。”

云六问道:“若是发现之后,是否直接格杀?”

“人是在落凤城死的,如果这个人有什么才华,也许可以吸收进来。”掌柜道:“毕竟我们培养一个暗子不容易,让他来填补吧,如果不同意,也别怪我们暗楼做事情绝了。”

暗楼,大越国特殊机构,类似于监天司。

掌柜心情很烦躁,暗子计划,一直是他们所付出心血的计划。

寻乐师这个行当确实很怪,但并不会让自己被欲望控制,但这个行当已经被他们魔改了。

通过一步一步的诱惑,让欲望战胜他们的理智,而他们掌握着能够控制他们欲望的方法。

其实,这个计划也是最近才兴起的,不久之前一直是用毒药控制,但毒药控制可能遇到那些性格刚强的人。

而且暗子计划,便是从那些普通人中选取的,寻乐师不仅能够赋予普通人行当的能力,更能够控制,才是真正的两全其美。

现在出了事,作为暗楼落凤城分部的掌权者,掌柜的觉得压力很大。

别小看只是损失了一个寻乐师,但若是被人顺藤摸瓜,到时候被人发现,恐怕会因此成为整个暗楼的罪人。

所以一定要找出那个杀寻乐师的人,看情况而定。

要么吸收进入暗楼,用毒药控制,要么就直接杀了。

“等吧,等张德回来,便用望气术查看。”掌柜缓缓道。

“是!”众人急忙点头,答应下来。

……

时间流逝,转眼之间黑夜到来。

徐白早就已经改换了容貌,此刻,揉了揉有些发酸的眼睛,将书放入怀中。

一直不停的肝进度条,收获还是颇丰的,要不了多久,这个进度条就能满了。

由于肝进度条的原因,窗户忘记关了。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照射在地面上,露出一片雪白。

徐白从床上起身,来到窗户旁,就准备反手将窗户关上,早点休息。

可还没等他碰到窗户的边缘,他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

此刻,街道上一片黑暗,已经没有人来往,除了几个打更人路过之外,一片安静。

但安静归安静,不代表没有其他情况。

徐白的视线投到了街道的另一旁,那里同样是一座高楼,而在房顶之上,正有几个穿着普通的人站着。

这几个人穿着普通,但身上的气势可一点都不普通。

为首的人看起来已到中年,虽然是站在房顶的,可在徐白看来,这人缓缓地飘在半空,由于夜晚的原因,所以看起来像是站着。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蜕凡境!

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 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热门推荐: 万相之王 星汉灿烂 从长津湖开始 从木叶开始逃亡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陆地键仙 我有一剑 从大学讲师到首席院士 人族镇守使 修罗武神
相关推荐:药师高中的超级王牌团宠小锦鲤超旺家造物至尊至尊无间梦夜无间再无人间调教撒旦王子我的提升没有限制三侠五义,开局反派小王爷国民总裁:江云之下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