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何雨柱的不满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就算何雨柱看不到他被人赶回来的悲惨下场,也应该有点脑子吧。

那么好的条件,一个月两千块的高收入,要娶寡妇也应该掌握主动权,要在自己家里办酒席,怎么能够寡妇家里办酒席呢?

不了解情况的外人见了,会认为何雨柱是到贾家上门的,老何家的脸都被丢干净了。

更让何大清无法接受的是他死后的身后事。

他计划找一个年轻的小寡妇情人,争取在入土前生一个大胖小子。

以他的身子骨,他蹬腿那天,孩子估计远远没有成年。

何雨柱又是个不靠谱的,看到寡妇脑子都不清醒了,肯定寡妇说什么就是什么,对寡妇言听计从。这不就完犊子了吗?

尤其是秦淮茹这个寡妇不是一般的寡妇,手段厉害着呢!

他回到京城这边也有一段时间了,有空的话也会去跟大爷大妈们聊聊八卦。

从大爷大妈口中他获知了许多以前跟他傻儿子有关的故事,秦淮茹是故事里一个绕不开的人。

比如何雨柱为了给秦淮茹送饭盒,不惜跟自己已经怀孕的媳妇干架。

又比如何雨柱对秦淮茹的儿子棒梗百般纵容,就算棒梗砍了他一刀,都可以无条件原谅。

还有秦淮茹在车间跟何雨柱假装亲密,弄臭何雨柱的名声。

诸如此类的事情实在太多,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这么有手段的一个寡妇,可以把他的儿子耍得团团转。

可以预见,在他死后,这个家会变成秦淮茹的一言堂,何雨柱就是一个没有话语权的傻子。

他还从别的小道消息中听说,秦淮茹曾经和易中海有一腿。

把易中海的家底骗光后就翻脸不认人了。

就这么一个只看利益的薄情人,等他死了,何雨柱老了,失去利用价值了,何雨柱就是下一个易中海,会被抛弃掉。

他的小情人和小儿子就更不用说了,一样会被赶走,秦淮茹一家彻底鸠占鹊巢。

“唉,还真是个傻柱。刘心水不是好好的吗?干嘛非要换一个更加厉害的寡妇呢?”

何大清扇何雨柱几个大耳刮子的心都有了。

何雨柱这人真是眼瞎,分不清好坏。

刘心水和何大彪母子野心不大,就只是想过好日子,这么多年来没作什么妖,绝对可以让何雨柱善终的。

何雨柱把她们抛弃了,换了个秦淮茹,何家真是要玩犊子了。

等何大清找到何雨柱和秦淮茹的时候,两人已经把喜糖都发了一遍,并把他们要结婚的消息通知适合院里的所有人。

何雨柱正在贾家,被贾家人吹捧讨好着。

今天不仅棒梗在家,小当槐花也放假回来了。

小当和槐花的嘴比棒梗甜多了,一口一句傻爸,何雨柱听了心里甜的跟蜜一样。

贾张氏和秦淮茹对视一眼交换了个眼神,会心一笑,计划相当成功。

但是,不速之客来了。

何大清阴沉着一张脸推门进来,那表情好像有人欠了他几百万似的。

贾家和谐幸福的气氛因为何大清的出现被打破,整间屋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爸,你怎么来的?”

何雨柱脸上的笑容收了起来,问了何大清一句。

他觉得何大清的出现有些不合时宜,明明刚刚气氛那么好,一派喜乐融融的景象,何大清摆着一张臭脸出现全都毁了。

“傻柱,你是我儿子,怎么你要结婚了都不跟我这个当爸的知会一声呢?”

何大清不满道。

何雨柱一拍脑袋,说道:“我还真是傻柱,我怎么把你老人家给忘了呢?

爸,自打我和刘心水离婚后,你没来过我屋里吃饭了。

白天我们一人一个饭店上班,没有见面的机会,我就把你给搞忘了。”

何大清回来的时间不算长,这么多年来何雨柱习惯了没有家人在身边。

这些天他要忙着上班,要忙着筹备跟秦淮茹结婚,还得帮棒梗找工作,一时把何大清这个存在感不高的人搞忘了也正常。

何大清有些不高兴,这不是有了寡妇忘了爹吗?

现在没结婚就已经把他这个爹给忘了,以后怕是为了寡妇连他这个爹都不认了。

何大清沉声问:“傻柱,你说你和秦淮茹周末要办酒席请大家吃饭,这个我没意见。

不过酒席得在我们何家摆,不能在贾家摆。

你得搞清楚情况,是我们何家娶媳妇过门,不是我们何家的儿子到别人家里当上门女婿。”

何大清这些话是说给何雨柱听的,同样是说给贾家人听的,让贾家任搞清楚自己的身份和位置。

现在老何家有钱,是秦淮茹想嫁给何家过好日子,她是高攀何家。

想高攀还有什么资格作妖呢?

何雨柱没脑子,哪听得懂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呢?

贾张氏和秦淮茹听懂了,她们明白这是何大清对她们的警告,让她们不要作妖了。

贾张氏很有心机,对何大清解释说:“其实要在我家办酒席是柱子主动提出来的,柱子是个好人。

他知道我们家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酒席在我们家摆的话,剩菜就能留在我们家了。这是柱子的一片好心。”

贾张氏这个回答就很巧妙了,告诉何大清在贾家摆酒席这个事是何雨柱主动提出的,等于把黑锅都甩给何雨柱背了。

何雨柱只听懂了字面意思,听不出藏在话语中的刀光剑影,他还傻乐,以为贾张氏是在何大清的面前夸奖他孝顺呢!

他一脸自豪对何大清说:“没错,爸,这个主意是我出的。孝顺老人总没有错吧?”

何大清内心极其无语,他真的很想抽何雨柱。

脑子不好不会说话可以把嘴闭上,乱接什么话呢?

别人这是占他便宜呢,只是说的好听了一点,给他扣一顶孝顺的帽子,就把他湖弄住了。

“是傻柱出的主意我也不同意,在贾家摆酒席,容易让外人误解。

酒席得在何家摆,不就是剩菜吗?等席吃完了,我给你送来就是了。”

何大清没有被何雨柱影响,直接回答了贾张氏。

贾张氏的嘴角抽动了几下,心想这何大清果然比何雨柱难对付多了,怪不得刚回来就能发现何大彪不是何雨柱的儿子。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何大清难缠,贾张氏第一泼妇的外号也不是白来的。

贾张氏立马换了个说法:“亲家,你就一定要纠缠到底吗?

其实剩饭剩菜留在我家只是对外人的说法,对外说比较好听。

真实情况是这样的,淮茹一个人带着三孩子和一个婆婆改嫁,传出去多难听。

柱子人好,为我们着想,所以才在我们家办酒席,这样一来就能够消解这类流言了。”

“合着就你们家要脸,我家就不要脸了是吧?

秦淮茹嫁给我家傻柱是高攀,都高攀了还想要脸?

为了好处,有时候你就得放下脸面,哪有那么多好处和面子两全其美的好事呢?

你们要是实在接受不了,觉得酒席在我们家摆会没面子,你们可以不嫁。

一个四十岁孩子们都差不多成年都老娘们还装什么金贵呢?”

何大清话说的非常难听,也非常直白,让贾张氏和秦淮茹不要作妖了,要么酒席在何家办,要么就不要嫁了。

“好,酒席就在你家办吧,都听你的。”

贾张氏见何大清态度这么强硬,立马就服软答应下来了。

目的已经达到,何大清自然心满意足,说:“好,你答应了就行了。

傻柱,你都听见了吧?酒席在我们家摆,你可别傻乎乎跑到贾家摆酒席。”

争取了一番,终于把何家的面子争回来了,何大清对于这个战果相当满意。

目的达到,何大清拍拍有些发麻的腿起身离开了。

没想到刚刚贾张氏那只是权宜之计,暂时为了唬住何大清才那样说的。

等何大清一走,贾张氏立马对棒梗小当槐花三个孩子说:“棒梗,你带你两个妹妹去逛街吧。”

棒梗已经很熟练了,立马起身对小当槐花说:“走,不是说要买什么东西吗?我们上街去。”

棒梗很识趣的带着两个妹妹出门了。

门一关,屋子里就只剩下贾张氏秦淮茹何雨柱三个人了。

贾张氏给秦淮茹使了个眼色,秦淮茹立马开始卖惨,那眼泪是一秒上线:“柱子,你爸可能是对我有意见,不然他为什么在这种细枝末节的小事情上斤斤计较呢?

以后都是不分彼此的一家人了,为什么非要在你家办酒席不能在我家办酒席呢?

正所谓有钱就有面子,你现在一个月赚两千块钱,院里谁不知道你厉害呢?你哪用得着计较这一点点的面子呢?

我们家就不一样了,一个寡妇带着三个拖油瓶,还有一个婆婆,我这样的家庭走到哪里都被人笑话被人看不起。

让大家看见酒席在你家办,大家会说我带着孩子和婆婆一块改嫁,我都没脸在这一片地方活了。

我们才是最需要那一点面子的。”

“诶,说着话你怎么就哭了呢?你别哭了,得亏这是在你家,要是在外面,让别人看见了,别人还以为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何雨柱一见秦淮茹哭就手忙脚乱,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贾张氏在旁边打配合:“柱子,我看淮茹和你终究是有缘无分,我们两家是做不成了亲家了。

要不挑个日子,你们再去民政局一趟把离婚证办了吧。

在你们家办酒席对于我们家来说太丢脸了,到时候流言蜚语一起,我和孩子都没脸这附近待了。

在我们家办酒席的话,你爸又不同意,我不想让你爸为难。”

贾张氏和秦淮茹这一招以退为进的策略非常管用。

何雨柱听贾张氏说让他和秦淮茹把离婚证办了,他都快发疯了。

“张大妈,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刚刚都把喜糖发出去了,告诉大家周日吃我的结婚酒席。

你让我领离婚证,我周日那天怎么跟大家说?大家会怎么看我?”

何雨柱大声问道。

“这不是没有办法嘛!你爸非要步步紧逼,我能怎么样呢?我都没退路了。”

秦淮茹哭着说。

“我爸,我爸他怎么能做得这么绝呢?我这就去找他,他怎么能只考虑我家的面子不考虑你的感受呢?”

何雨柱瞬间恼了,觉得何大清干的实在太过分了,都把秦淮茹逼上绝路了,他得跟何大清好好谈谈。

“柱子,你可千万别冲动,你爸也是为了你好。

你别怨你爸,当父母的都盼着自己的子女好,你爸做的没有错。”

秦淮茹这个拱火的人还装模作样劝架。

表面是劝架实则拱火。

何雨柱极为恼火:“如果他真的为我着想的话,就不该这样刁难你。

刚刚张大妈说的对,有钱就有面子,我现在不缺那点面子。

是我娶媳妇又不是他娶媳妇,他管那么多干嘛呢?”

何雨柱已经完全上头了,觉得何大清干的事情就是无理取闹。

何雨柱不顾秦淮茹和贾张氏的‘阻拦’,执意要去后院找何大清说清楚。

......

后院,何大清才刚坐下喝口水,刚想听听收音机何雨柱就直接推门进来把他吓了一跳,水都撒了一地。

“傻柱,你手脚那么重干嘛?把我吓一跳。以后进来先敲门听到了吗?”

何大清没好气说。

“爸,你为什么要刁难秦姐那么好的人呢?刚刚人家还在帮你说话。

我忍不了了,我得找你聊聊。

第一,这是我结婚的事,你老人家那天吃好喝好就行,什么都不用管。

第二,酒席不在我们家办在贾家办。

我不管你同意还是不同意,反正我就要这样办。”

何雨柱直接跟何大清明牌,表明自己的态度。

何大清有点傻眼了,明明刚刚都说好了,贾张氏和秦淮茹都没有意见,怎么现在何雨柱又发疯了呢?

该不会是贾张氏和秦淮茹在他走后给何雨柱灌了迷魂药吧?

“傻柱,是不是贾张氏和秦淮茹又跟你说了什么?你先跟我说清楚。”

何大清问何雨柱。

何雨柱说:“张大妈和秦姐都没说你什么坏话,她们让我体谅你,说你是为了我好,是我自己看不下去了,是我自己忍不了了。”

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 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热门推荐: 陆地键仙 我有一剑 从木叶开始逃亡 从大学讲师到首席院士 修罗武神 从长津湖开始 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人族镇守使 万相之王 星汉灿烂
相关推荐:当反派,挺好妖孽符皇无尽宇宙的征程西游心理咨询店美漫神明养成系统直播闯明末明末强梁男神入怀:学霸抱一抱男神是个甜食控一个喷嚏毁灭一个魔法文明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