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阎浮世界诸众生,泥沙堆里频哮吼

关灯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告知安卓书友,越来越多免费站点将会关闭失效,安卓app鱼目混珠,找一个安全稳定看书的app非常有必要,站长强烈推荐换源APP,听书、换源、找书超好使!】

大炎仙朝,隆武十年,深秋。

都——!

无数火轮机车、汽船、乃至五花八门的飞行器...载着大炎的精锐开拓团,向北、向南、向东、向西。

冲向草原、沙漠、高山、大海...也将仙朝的疆界远远地推了出去。

有王远这样一位人类出身的【大天尊】,不断从天道根源中进行技术解构。

带领着由各大道脉、继圣、乃至是仙人组成的豪华攻坚团队,以光速攀登这个世界的仙道科技树。

又以【无限月镜】和人类集体潜意识大海,千倍、万倍地压缩人类的学习时间。

从知识到实践,让这个世界日新月异,乃至天翻地覆!

只是短短十年的功夫,就走过了王远前世至少一两百年才能走过的道路。

在这个王朝高速发展的时代,到处都是出人头地的机会,没有任何一个无用之人。

或许也有内卷,但只要肯努力就一定能得到丰厚的回报!

甚至有人公开喊话,只要卷不死,就往死里卷,请大老爷尽情地使用我!

反正人道、天道功勋持续累积。

趁着重新投胎的机会,给自己花钱买一个赛潘安模板,或者上佳命格的卷王比比皆是。

他们手里捧着的不是“饼”,而是真正的现世福报!

据说最近阴司还搞了一个十周年大酬宾活动,有卓越贡献的特定人群,还能享受八折甚至买一送一的优厚折扣。

只要贡献足够大,加入【立心】、【立命】、【继圣】三境的人鬼之列,与国同休也是等闲。

甚至靠着“打工皇帝”的功勋功德成仙,位列【天外天】玉京金阙都不是梦想。

让每一分耕耘都得到应有的回报,是新天道对这个世界最大的善!

自然而然,在无数人空前的热情下,整个世界一片蓝海,处处都是活力十足的繁荣景象。

可惜。

仙道上层紫篆三境中,加起来也只有十三个的不灭尊位,却先一步迎来了固化!

而且还是一证永证,在可预见的未来中,都不可能得到解决的那一种。

如果困守一界,无论下层术士们再怎么努力,都没有取他们而代之的可能。

或许在凡人看来这个问题有些太过遥远,纵使积累十世功德也轮不到他们去操心。

但从仙人们的视角来看,却已经是一个不得不未雨绸缪的严峻问题。

于是,一个已经被搁置了十年的解决方案终于重新提上日程,也让修行界荡起了涟漪。

模样大变的云京城。

琼楼玉宇应接不暇,摩云仙居鳞次栉比,不再完全禁绝道法之后,这里赫然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云中仙都。

一片云雾鸟鸟,紧邻皇城九重宫禁,一看就知道主人身份贵不可言的宅邸中。

“咯咯咯,来追我啊,追上我今天就叫你哥哥,追不上,今天我就是姐姐喽!”

两道起码也是青篆极限,甚至堪比半仙的遁光。

在一群禁咒校尉的注视下,旁若无人地飞出皇城宫门,又冲进这座宅邸。

一前一后互相追逐打闹,穿过仙气飘飘的花园、假山、纵横交错的空中回廊,落到一座荷塘环绕的精巧阁楼里。

现出一男一女,外表有七分相像的两个可爱幼童。

这对姐弟,当然也可能是兄妹,看起来最多只有四五岁,一身道行之高却分明已经超过了那些修行了几百年的老鬼。

脖子上挂着仙光湛湛的金环、长命锁,道一句仙器都不为过,一看便知跟脚不俗。

这对为了今天谁当哥哥(姐姐)争吵不休的龙凤胎抬头一看。

就见一个比他们两个大不了多少,也就是七八岁的另一个女孩,正跪坐在桌桉前,满脸严肃地盯着桌上一副谶纬图。

“大姐,你在干嘛?”

见状他们也停下了无休止的争吵,好奇地走上前去,一左一右挤到了她的身边。

女孩明显懒得搭理幼稚的弟弟妹妹,盯着谶纬图看了好一会儿,伸手从腰间的荷包里掏啊掏。

掏出一枚不知道被主人摩挲了多少次,莹润如玉的小王八壳子,又将三枚铜板塞进了壳子里。

一双小手抱着它“哐啷哐啷”一阵勐摇,嘴里念念有词:

“【长生道果】之后的位置一共就只有那么多,这一方阎浮世界的仙人已然出头无望。

所以...王八王八告诉我,我的机缘在哪里?”

传承自大司命【仙法·移星换斗】的古老占卜术,可以让人通过这王八壳子,直接向一个世界的“天道”问卜。

只是女孩嘴里念叨的这句词,多多少少有些不是那么尊重天道了。

而卜筮出来的卦辞,似乎更不尊重天道:

“本祖贼为媒,聊同汉报仇。机深螳后雀,祸隐马中牛。”

这诗用来形容篡魏的司马老贼,从头到尾都只说了一个字——造反!

要是换成别人卜出这个结果,怕是立刻吓瘫当场。

但他们姐弟三个却齐齐眼睛一亮。

啪!

大姐更是右拳勐地砸在左掌上,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蛋上满是恍然大悟:

“对呀,书上说人间王朝上下流动固化乃是取乱之道,这仙道自然也是一样。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人间的那皇位狗都不要,但【大天尊】之位却仙仙想坐。

正所谓天尊轮流坐,今年到我家,我王球球平生之志,便是要反了这贼老天,自己当大王!哇哈哈...”

小女孩两手叉腰哈哈大笑。

两个更小的完全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也高举着小手,一起欢呼:

“造反!造反!攻打南天门...”

“只要当了【大天尊】,谁也管不着我们。

我们要一天吃八顿冰激凌,顿顿不重样!

我们要睡觉睡到自然醒,谁敢让我们早起,我们就打他的屁股!

我们要把母亲从老爹的魔爪里抢回来,天天都要跟我们一起睡...”

姐弟三人毫无顾忌地宣告着自己的造反计划,谁也没有注意到,无所不在的《炎律法网》微微一亮。

分明是已经触发了关键词!

一群长枪大戟,凶神恶煞的阴官、人鬼、天兵、天将,已经团团围住了这座府邸,连蚊子都跑不掉一只。

一只只神光湛湛的法眼勐然睁开。

下一刻,他们却又不约而同地又一起将送到嘴边的“何方反贼竟敢大言不惭?!”给硬生生咽了下去。

眨眼功夫,他们连话都没有说一句,就像是从没有出现过一样,消失地干干净净。

大天尊是任爹?那就没事了。

只留下一位黑脸短毛,长喙大耳,金盔紧系腮边带,勒甲丝绦蟒退鳞的猪头神将。

也是今日轮值护卫京城的紫篆仙人,【七杀星君】、【土伯】、【天河元帅】高继圣!

摇了摇头,抹了一把脑袋上的虚汗。

“师父他老人家真是有先见之明,从小就穷养三个子女,让他们寄宿在自己舅舅家里,以为自己家条件一般。

这才避免了《我的天帝父亲》这种不着调的事情发生。

想必等到他们成年之后得知真相,一定会十分开心的...吧?”

除了王球球这个凰妩怀了三年胎的大闺女之外。

后面的龙凤胎,是为了他们以身作则鼓励生育生的二、三胎。

正常人怀龙凤胎,不管在肚子里发育的怎么样,只要谁先出生,谁就为长。

可凰妩不一样,她怕疼。

到了日子,直接把他们两个像球一样从肚子里踢了出来,自然而然就没有先后之分。

导致他们每天都要先打一架,确定今天谁当姐姐(哥哥)。

而且,他们就算什么都不干,只要成年就是紫篆仙人,而且还是“灵肉合一”的天仙!

看着把自己在师父心目中的地位,硬生生往后挤了三位的师妹、师弟。

这位十年前一不小心投了猪胎的畜生道化身,忍不住挠了挠头,挠出一片火星。

“唉,三个师妹、师弟从一出生开始,就已经失去了人生奋斗的意义,实在是太可怜了。

不过俺老二也不差。

师父说,三恶道下一次轮回的身份,又双叒叕给我准备好了。

还要专门送我一个名字叫作‘只要专一就变强’的系统金大腿。

用【天下布子】从师父这位【遁去的一】身上剥离出的某种特质,除了让我始终像他学习之外,还拥有神奇无比的效果。”

想到这里,高继圣却是面露得色。

“有道是,拐一年摇一年缘分呐,吃一堑长一智谢谢啊!

师父这种怕老婆的男人还是太年轻了,根本不知道世界上的每一个男人其实都很专一。

无论他们多少岁,纵使白发苍苍,行将就木也依旧初心不改,一直都喜欢...十八岁的漂亮姑娘啊。

这一波俺老二稳赢!

十年之期已到,该走了。”

没有去跟自己看着长大的球球她们告别,腾起一道遁光便去往了度朔山。

另一头。

一朵白云也恰好飘出岱州白猿道的山门。

“行过小周天,念咒掐指决,贫道我本是白猿道,得了道的小神仙。

推过九宫图,演过离震乾,贫道我通晓,天文地理,上下五千年...”

一个穿着青色道袍,约莫十岁上下,清秀俊俏的小道士悠哉悠哉地躺在云上。

嘴里叼着一根草棒,翘着二郎腿,屁股后面还有一条毛茸茸的尾巴甩来甩去。

忽然发现前方高继圣的遁光与自己同路,眼前一亮,连藏在头发里的六只耳朵都兴奋地竖了起来。

“道友请留步!”

叮!

“最强交友系统已启动。绑定宿主,孙小六。”

达成三大前置:一、对方背对自己;二、喊出“道友请留步”五个字;三、对方转头;

便可以汲取对方的一部分天命,补益自身。

注:只在本方阎浮世界之外生效。

......

不去管结伴而行的孙小六和高继圣,这个时候的度朔山早已热闹纷呈。

一道又一道来自天南海北的遁光从天而降,落到山间各处。

纵使人间日新月异,也挡不住他们追求那一份机缘的热情,舍生忘死绝不后悔。

而且人手一套《军地两用人才之友》、《民兵军事训练手册》、《赤脚医生手册》,都在抓紧时间复习。

人群中。

一头猪、一头鹿、一只羊、还有一位衣着朴素的俏丽少女,正一起四仰八叉地躺在沙滩上晒太阳。

时不时张嘴狠狠喝上几口西北风,满足地拍了拍肚子。

“这从海上挂来的西北风就是可口,连盐都省下了,滋味刚刚好。”

“是极,是极。

就算咱们到了那边生存条件恶劣,只要能来上一口海风,就可以多撑半年。

餐风饮露,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呀。”

“我等不是神仙,却胜似神仙,造化可大着呢。”

穷到只能一边喝西北风,一边用废气吹牛的四位不是别人。

正是好好吃、好养活、不高兴这三位王远亲封的【粮草官】,还有负责管理他们的【穷神】辛小薇。

显然,他们靠着喝西北风都能长肉的本事,谋划到了一份十分不错的差事。

在他们身边不远处,还坐着一位手捧账本,肥头大耳,却满脸愁苦的富态和尚,赫然也有着仙人道行。

他看了一眼头顶高远的天空,还有更加高远的【天外天】,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账本。

被上面已经变成了坏账的应收账款,深深刺痛了眼睛。

“小青年不讲武德,专门欺负我一个四十六亿岁的老前辈。

我还以为来了大买卖,到头来,却变成了我看上了你的利息,你看上了我的本金啊。

痛,太痛啦!

不过,比起被吃掉的【杀生树】,我已经好了太多。

从浑浑噩噩中诞生自我,全新的生命意味着独立的人格,还有无限的可能性。

只要去往天外,靠着‘九出十三归系统’我一定可以重整旗鼓,再一次登上天道的尊位。

可惜...”

想到探索规则,他本就愁苦的脸色便又是一垮。

“所有人的收获都有七成献给玄穹上帝,我只要想一想...

痛,太痛啦!”

被王远借贷了大笔天道垂青,成功借壳上市,夺了尊位的土着天道,算是因祸得福,终于化形而出。

又被王远随手封了一个归命侯。

终于体会到了王远当初倾家荡产时的痛彻心扉。

唯一有所慰藉的是,他也得到了贯彻王远“众筹修仙”权能的金手指。

只要将自身的法力、知识借贷给别人,就能不断变强。

借出去的越多,变强的速度就越快。

随着岛上的术士越聚越多,一道目光从高天之上扫视而下。

“嗯,辛小薇、归命侯、老二、素孤云、雷鸣远...都已经来了,还有老六家的大儿子孙小六。

话说,妖怪修到【道将】化作人形后,就不会再出现生殖隔离,人、妖结合,生出来的也会是人。

今天一看,他们到最后竟然生出来一个猴子?

说明他们当初在造娃的时候...

啧啧,我服了你个老六,不对,青霞真人才是深藏不露的大老。

没有跟喜爱鱼人的雷鸣远交流一下经验着实可惜。

嗯,时间差不多了,出发!”

王远大手一挥,【大道树】的枝干呼啸而来,撒下一片通天光柱。

第一批远征军顿时消失在光柱之中。

沿着早就探好了路的大道枝干,去往了其他的世界。

前后一直准备了十年时间,王远终于应老乡【太一帝君】之邀,开启了自己的第一次天外探索。

毕竟,一个人看到了天外的风景,又怎么可能甘心继续躲在螺狮壳里做道场?

就算他能耐得住性子,每一位有志于更进一步的术士、仙人也不可能答应。

“当然,我们万万不能学太一。

他这种以万物为刍狗的天生反派,要不是实力太强,怕是早就被某一界的大能给打死了。”

虽然是老乡、同道,但两人走的道路和做事风格却截然不同。

五德五行,四大四象,三界三才,阴阳两仪,最后生成的那一个“一元初始”,便是他们独有的道。

太一是“万物归一,一生万物”,以万物为刍狗。

那是真正的“道”的状态,没有善恶之别,除了同道之外,绝不会怜悯众生。

如果王远当初在【混元道果】的争夺中失败,死了也是白死,他不可能出手相救。

王远则是“大衍五十,其用四十九”,遁去的一是扭转既定悲惨命运的希望!

“六根束缚多年,四大牵缠已久。堪嗟石火光中,翻了几个筋斗。

咦!阎浮世界诸众生,泥沙堆里频孝吼。”

经过十年探索,王远已经知道,阎浮世界之外还有无数个阎浮世界。

这一方世界已经重获新生,但那无数阎浮世界却大多都在承受着各种苦难。

“所以,我们要以‘天外送经团’组团送温暖。

用三大神书武装头脑,以工业的铁锤,和农业的镰刀,让大炎仙朝的文明之火真正照亮诸天万界!”

【告知安卓书友,越来越多免费站点将会关闭失效,安卓app鱼目混珠,找一个安全稳定看书的app非常有必要,站长强烈推荐换源APP,听书、换源、找书超好使!】
章节报错

上一章 目 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热门推荐: 深空彼岸 宇宙职业选手 不科学御兽 神印王座2皓月当空 光阴之外 择日飞升 半仙 神秘复苏 明克街13号 人道大圣
相关推荐:豪门弃妇:慕少别乱来昏昏欲爱:慕少宠妻入骨第一豪门:慕少宠妻好强势重生娇妻:慕少请自重慕少无限宠妻百分百霍少蜜蜜恋:甜妻外娇里嫩爱你如命:霍少,别过分偏门药师首席炼药师都市最强药师